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肆说唐诗
更新时间:

   柳公权

  《应制为宫嫔咏》

  不分前时忤主恩,

  已甘寂寞守长门。

  今朝却得君王顾,

  重入椒房拭泪痕。

  柳公权是“楷书四大家”之一,书法登峰造极,超凡入圣,不是俺这种门外汉可以点评的。而在柳公权生活的时代里,他还以诗才著称。注意我说的是诗才,不是诗。从他留下来的几首作品来看,他的诗并没有超凡入圣,像俺这种门外汉,一不留神稍微点评两句,也算不得是什么大罪过。

  这首《应制为宫嫔咏》,顾名思义,就是一首应制诗。这种诗就是皇帝让写啥就写啥,绝大多数都很垃圾,然而柳公权这首诗,在应制诗里,还算是发挥比较自由,有可读性的作品。

  唐武宗时,有个嫔妃惹怒了皇上,被打入冷宫。后来,估计这个嫔妃美极了吧,皇帝又想她了,就把她召了回来。但是皇帝不想显得过于猴急,要找个台阶下,于是就召来柳公权说,朕还是有点生气,要是你给她写首诗,朕就不计较了。

  柳公权站在那里喜气洋洋地思考了几秒钟,就咏得这首绝句。这首诗的核心思想就是,咋整都谢主隆恩,一整就热泪盈眶。皇帝听了自然大乐。

  看出来没有,皇帝跟宫嫔斗气的事,柳公权都能掺和,说明他还是很得皇上宠信的。柳公权历事宪宗、穆宗、敬宗、文宗、武宗几朝,由于能出口成诵,他的“诗才”常得到皇帝的肯定。文宗甚至说,曹植曾作“七步诗”,柳公权能作“三步诗”。

  柳公权最出名的诗句,是在他和皇帝“合作”的一首诗里。有一年夏天,唐文宗吟出“人皆苦炎热,我爱夏日长”两句诗,要和众位学士玩玩联句。柳公权即续曰:“熏风自南来,殿阁生微凉”,这两句独得文宗赞许。后来到了宋朝,苏东坡对柳公权提出了严厉批评,在评这两句诗时说:“公权小子,有美而无规。”就是说柳公权身为近臣,只知道歌功颂德讨主子欢心,不能够规谏皇帝。苏东坡还特意又在后面续了四句诗:“一为居所移,苦乐永相忘。愿言均所施,清阴及四方。”意思就是皇帝不能光想着自己怎么舒服,应该以天下苍生为念,怀惠泽四方之心。

  其实做过中书舍人、谏议大夫和翰林学士的柳诚悬还是没少向皇帝进谏的。著名的故事,如以“瓜田李下”之意,劝文宗避嫌,送还郭氏二女;如以“心正则笔正”来规谏穆宗。苏东坡也是认账的,有诗句曰:“何当火急传家法,欲见诚悬笔谏时。”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