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白洋淀遐思
更新时间:

  对白洋淀的感知,源于孙犁先生的《荷花淀》《芦花荡》——曲蔽迷踪的芦苇,百里叠翠的荷园,柔滑修长的苇眉子,守户编席的少妇。但那是血色的,风姿秀美的北地明珠,366平方公里的连天水泊,浸染在抗日烽火中。

  骄阳皓曜的七月,一个慵懒的午后,借着在石家庄学习的机缘,我与同事们来到萦怀在心的雄安新区,与美幻幽秘的白洋淀一亲芳泽。来到这片位于北京、天 速穿行。灿烂的阳光下,逶迤的淀水中,水树点缀着高矮簇叠的苇丛,水鸟追逐着闲鱼懒虾,各色舟船,桨影笛声,运客的,撒网的,放鹰的,采荷的,百舸竞渡,荡水掀花,陶然欢怡。眦目所及,西淀风荷,烟笼蜂绕,东堤弯拱,晴阳斜照,窄巷犬睨,掩院鸡蹈,横斜参差的柳岸人家,真是上天钩织的仙宫胜境,一幅水村罨画。听着解说员的介绍,随着驰骋的思绪,白洋淀春秋冬的异趣别味亦映入脑际。春天的白洋淀,水碧天澈,芦芽竞发,新荷渐长,余寒里蕴着生机;秋季,鱼跃蟹沉,芦花风舞,织苇采莲,繁忙中道尽喜气;冬季,雪挂苇枝,大淀冰封,碧玉天成,仨俩闲坐,戏说玄宗,云心禅魄。

  白洋淀的标志,当是芦苇。那一丛丛高大健拔、一片片高低错落的芦苇,摇曳生姿,风情万种,自成一道美丽的风景,苇丛深处传来的鸟啁蛙鸣,长呼短应,更添几分生动与情趣。秋后苇熟,白洋淀骤成芦苇艺苑,质形俱佳的苇席、苇帘、苇袋、苇篮、芦花枕、芦穗帚,人见人爱,远销海外,栩栩如生的芦苇画,简傲绝俗,喜煞雅家。然而,芦苇这个白洋淀的原乡记忆,在给白洋淀人带来“寸苇寸金”的同时,更多的是,承载了代代白洋淀人的厚重乡愁。身为南人,性喜赏花,不曾深究北人何以咏叹“蒹葭苍苍,白露为霜”,亦不甚明了蒹葭与佳人关联的构意。蒹葭者,芦荻也,俗称芦苇,方言苇子,广见而不珍稀。伫立淀边,赏望横无际涯的连绵苇塘,感知凡微尘物芦苇的苍劲之美,感受世事万物的道阻且长,方始领悟“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真挚追求与可望难即的人生哲理。

  白洋淀的隽雅,自在清荷。白洋淀的夏日盛荷,是出了名的,不仅在于她的汪洋浩渺,势连天际,更在于盈眼浮叠,无边葱郁。微风徐来,满野青波,荷枝婀娜,荷摆娉婷,翩连荡漾,摇作绿浪。更有荷花盛放,荷苞怒胀,荷香漫沁,蛙噪蝉鸣,蝶嬉蜓立,隐逸中透着激昂,淡静中和着喧阗,正所谓“唯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此时的我,赏美情兴满满打开,意识里弥漫着净莲不染的悠长诗味,眼前幻化出接天红碧的梦象画屏。迩时,一阵晴雨飘来,娇荷凝着玉珠,绽放的妖娆,含苞的妩媚,含翠滴落的,晶莹欲滴的,参差往复,骤成别韵的动感美卷。已是夏深时节,多数荷花谢了,在一片略呈暗紫的橘绿中,忽现几朵清靓的迟来荷花,更加令人垂怜与珍爱。此时的荷美,不用笔墨去形容,应当走近她,用禅心感悟她的圣洁和清雅,细细领略她的静谧与幽馨,那颗柔暖的心,也便与淡洁纤丽的荷融成了一体。

  白洋淀的浪漫,淌着唯美。具有白羊之势的掘鲤之淀,白洋淀必然饱载奇幻美谈和陈年趣事。如果说,嫦娥仙子偷吃仙药,不经意摔碎宝镜,形成白洋淀的143个淀泊,只是个美丽的神话,那康熙皇帝40次巡幸白洋淀、建造水围行宫,则是皇家正史。诗人玄烨有《白洋湖》诗佐证:“遥看白洋水,帆开远树丛,流平波不动,翠色满湖中”。乾隆皇帝步其祖父后尘,时常小住白洋淀,洗澡时丢失玉带,此淀成了“玉带淀”。还有一则乾隆落水白洋淀、渔民“捞王”上渔船的传说,虽查遍史书不得见,但与刘备倒卖白洋淀苇席一样,平添了淀区的茶饭谈资。金章宗完颜璟和元妃李师儿的凄美爱情,在白洋淀留下了见证。作为金朝第6位皇帝,在章宗主政的19年里,全盘汉化,政治清明,成就明昌之治。而他本人,在40年的生命里,聪敏好学,书画成就斐然,与唐玄宗、后唐庄宗、南唐后主、宋徽宗并称“帝王知音者”。作为宫奴之女的李师儿,貌美聪慧,善迎上意,通达诗书,大受宠幸,获封元妃,实掌六宫。元妃出生白洋淀,自小爱荷成癖,章宗常顺其意,到白洋淀赏荷观莲,吟诗作赋,并在此筑城,修建了望鹅楼、梳妆台、静聪寺。传说,某晚月色姣好,两人闲坐梳妆台,章宗出上联“二人土上坐”,元妃对下联“一月日边明”,文体对仗工整,眷爱之心可鉴。可惜,隆享恩宠的元妃,在章宗逝后数月,即被她参与选定的继位者卫绍王赐死。徘徊在廊桥拱翠的元妃荷园,这片楼去台空的帝妃爱城故地,不禁叹怅“吴宫花草埋幽径”的世事无常,也由衷感佩白洋淀人的千年长情。元妃虽远去,淀里有乡情。

  白洋淀的血性,勇于抗争。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易水长别,豫让斩衣,无不带着风萧萧兮的悲怆凄然。地处燕南赵北的白洋淀,坦荡着男子汉的胸怀,漫溢着惊天地的雄气。北宋名将杨延昭在此屯兵,火烧芦苇荡,大胜辽将韩昌,成就了烧车淀的美名。抗战时期,白洋淀军民组成雁翎队,巧用河湖港汊、荷塘苇壕天然屏障,避实就虚,神妙无定,出其不意,偷袭突击,日寇闻风丧胆,大长抗日士气。雁翎队与敌交战70余次,毙俘日伪近千人,仅牺牲8人,真可谓神勇。徜徉在纪念馆,流连在嘎子村,屏息端详战火旧物历史陈列,驻足细看农家土院妙趣雕塑,眼前浮现出雁翎队火烧炮楼计杀汉奸、小兵张嘎智缴撸子枪、水生嫂送夫从军等情景,仿佛走进了那段艰苦卓绝的战火硝烟。

  坐在返程大巴上,回望淀区,放眼窗外,片片葱青,点点嫣红,处处锦绣,澄天碧水,无限生机。中央千年宏策,雄安必雄天下。兴之既来,欣填拙词《念奴娇·白洋淀遐思》:

  嫦娥归来,遗宝镜,恣肆白洋淀泊。芦荡泛舟,凌波处,清荷翩连莹魄。渔歌农咏,帝兴妃和,把墨丹卷泼。伊人秋水,澄澈难与君说。必雄赳气吞虎,看雁翎击浪,剑指日倭。涤尽古恨,记初心,擎旗描秀神州。千年图展,化作东风紫,天任你我。幽思谁同,笑与陈酿酬酢。

  感恩晬清绰约的白洋淀,给了我一个怦然心动的惊喜。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