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素活小镇
更新时间:

  在乡下,打春的日子是要咬春的,一个咬字,那新鲜柔嫩的春天就活灵活现的浮在眼前捧在掌中了。

  外婆尤其看重这个节气,麦面做成柔韧的薄饼,脆嫩的笋条,白玉般的绿豆芽儿,鹅脂样的豆腐,透明的粉条儿,碧绿的头刀春韭,都盛在雪白的瓷盘子里端上来,最妙的是还有一小碗自家做的黄豆酱,满眼里都是春的缤纷,满口中都是春的脆嫩,让人不由得想起苏夫子笔下“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的小句子来。这一刻, 我相信苏夫子不是那个大快朵颐红烧肉的豪爽男儿,而是一温润的公子,可以对月赏菊,可以凝思品茗。

  在我很小的时候,外婆就开始吃素,所以在我家餐桌上最常见的就是豆腐青菜,素油炒了,配着白饭清粥,也吃得香甜。外婆说,吃素能让心清净,也能让人温润,所以当我仰脸看着外婆的慈祥面容的时候,便也注定我会习惯多年后的茹素生活,虽然也曾被他人哑然的目光所困扰。一直到遇见素活小镇,才让那颗心安定了下来,原来,这世间早有同道之人,在隔山隔水的某个角落等我。

  这是一个小镇,山是秀气的矮矮的小山,水是窄窄的缓缓地清溪,豆儿却不是平常的黄豆,一粒一粒的细细挑选的种子,一棵一棵在泥土里拔节的秧苗,还有一群温润如玉浅笑盈盈的人儿。遇见他们,微微一笑,我便知道,这座小镇如同记忆中的青菜豆腐一般,在用最原始本真的味道守护着心底里的那份纯净与温柔,只是更用心。

  清晨,坐在第一缕阳光里,一碗用小火熬了许久的白粥散发着浓郁的米香,一碟子切成细条儿的豆干儿就是最好的搭配。豆干儿经过细盐的腌制,阳光的晾晒,清风的风干,卤水的蒸煮,已经成了淡淡的浅咖色,咬在口中很是筋道。细细咀嚼,那浓郁的豆香和卤水的醇厚,竟然让沉睡了一夜略显寡淡的味蕾在瞬间惊醒,尤其是与软糯香滑的白粥搭配,越发品味出豆干所蕴含的浓香,那是风味道,是水的味道,更是生活的味道。

  随意在小镇的街上行着,心是安静的,这里的时光是缓慢的,老人坐在大树底下淘洗着饱满的黄豆,面上是慈祥的笑容,孩子在街角上笑闹着,那一刻,我心底的柔软在苏醒,潮湿着,生出来一种叫做回忆的物事,或许,也只有在这里,那些往事才会复苏,生出崭新的枝叶。售卖豆制品的店子随处可见,但都用“素活小镇”作为品牌。他们说,小镇的豆干儿,不管是麻辣鲜香,还是醇厚悠长,都已经打上了浓厚的烙印,恪守着了一个无声的誓言,他们卖的不是商品,而是一种生活的方式,在素净的时光中,且行且珍惜。

  静夜,敲打着键盘上的字,身边是一盏茶,一碟子切成棋子块的豆干。年轻的时日,总以为茶是君子,是隐士,是智者,人到中年,才明白,其实茶更是那个行走在尘世中的凡人。所以,茶可以拿来配细致的点心应季的果品,或者就是山间明夜涧底流泉,配得起清白月色,配得起风中修竹,而此刻,更是配得起这一块简单却味道独特的豆干儿。拈起一块搁在唇齿之间,别有一股子浓郁的香,咸甜适口,且少了寻常豆制品的豆腥味儿,与醇厚的茶相配,更是相得益彰,看一页书,喝一杯茶,再来一块豆干儿,这黑夜竟然也有了些许的浪漫与温暖。

  素活小镇,敲打出这几个字的时候,心底里是一份宁静,一份淡泊,一份优雅,一份来自大自然的安适。如同素活小镇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品牌,更是一种生活的理念,一种对待生活云淡风轻的心态,一种对待世间万物心存不忍的慈悲。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