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肆说唐诗
更新时间:

  杨敬之《赠项斯》

  几度见诗诗总好,及观标格过于诗。

  平生不解藏人善,到处逢人说项斯。

  项斯《中秋夜怀》

  趋驰早晚休,一岁又残秋。

  若只如今日,何难至白头。

  沧波归处远,旅食尚边愁。

  赖见前贤说,穷通不自由。

  杨敬之大概和刘禹锡同时,当过国子祭酒。他在历史上并不很有名,但是留下了一个有名的成语——逢人说项。这个成语就出自这首《赠项斯》。

  “逢人说项”比喻到处为某人某事说好话,在今天并不是一个很好的词儿,有吹嘘、夸大之意。如果是为了得到某种利益去“说项”,那这个词就向“忽悠”迅速靠拢了。

  但是杨敬之发明这个词,却是本着一片爱才之心。杨祭酒读过项斯的诗,觉得不错,又见了项斯本人,觉得人品更高。于是他逢人便夸项斯好,项斯经过这番宣扬,一举成名,终于登科及第。

  本是一段诗坛佳话,但是在宋朝却遇到了“喷子”。葛立方著《韵语阳秋》,认为项斯的诗集中没啥佳句,反而挺差的句子一找一个,看来杨祭酒说的“标格过于诗”是对的,人比诗强嘛,诗比人差呗。最后,葛老师又狠狠补了一刀:“祭酒乃敬之也,其赠斯诗鄙俗如此,与斯亦奚远哉!”就是说两人差到一块去了。

  这太刻薄了。杨祭酒的诗可能不是葛老师的那壶茶,但人家那也是正宗的“元和体”,俗是有点,鄙却未必。另外平心而论,项斯的诗也没那么不堪,佳句其实也有不少。比如《小古镜》中有“见来深似水,携去重于钱”,比如《宿山寺》中有“月明古寺客初到,风度闲门僧未归”等。可能是我境界不高,反正觉得句子不错。

  项斯这首《中秋夜怀》也很不错。清初诗人陆次云可能境界也不高,评价这首诗时说“吟得如此好诗,安得不逢人说项?”清代李怀民的《重订中晚唐诗主客图》认为“若只如今日,何难至白头”这一联“妙处在无理”。想想也着实无理、无解。奔波劳碌大半年,中秋节这一天可以歇歇,团圆、赏月。要是都像这一天那么美好,日子还有啥难过的?貌似有理。但是,这一天不也是忧愁最多、感慨最多的一天吗?天天都这么难过,日子还怎么过?但是的但是,天天都歇着还有啥难过的?但是又但是,天天都歇着就不难过了吗?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