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立冬食羹
更新时间:

  有朋自南方来,恰值立冬,皖北的空气里稍稍有些干燥。住了三天,他跟我说,总感觉自己的身体要皱成一张纸。

  我笑了,赶紧约他去吃一份羹。

  一直以来,我不知道羹、汤、粥这三者有什么区别。问了很多人,得出的答案是:汤稀、羹浓、粥中有五谷。——这个回答倒也精妙。如此说来,羹倒是很适合在立冬之后的天气来食。既能补水,又能补充能量。

  立了冬,皖北人喜欢食羊肉。且尤喜做羊羹。皖北人做的羊羹遵循古法:“取熟羊肉斩小块,如骰子大。鸡汤煨,加笋丁、香蕈丁、山药丁同煨。”这是《随园食单》里的做法,很是简精,也易于操作。

  我请朋友在老街吃羊羹,羹浓而有味,食之酣畅。再佐以死面做成的饼子,蘸上酱豆,吃得朋友微汗在额,大呼过瘾。

  当然,这还仅仅是早餐。

  午餐略。

  到了晚上,妻事先把家里的砂锅洗净了,从菜市场买一些羊肚回来,一通煮烂,切成丝,加上胡椒、山药等食材,做成了羊肚羹,这次,吃得朋友兴味盎然,衬衫都湿透了。

  没错,这也是《随园食单》里的做法。“将羊肚洗净,煮烂切丝,用本汤煨之。加胡椒、醋俱可。北人炒法,南人不能如其脆。钱玙沙方伯家锅烧羊肉极佳,将求其法。”这本书被我们家当成“厨房教材”来用,很是顺手。这份羊肚羹的必备佐料是胡椒,胡椒为热性,在冬日带给人温暖,被誉为佐料界的“小火炉”,亦可提鲜。

  一天三顿饭,“首尾”呼应,两顿羹。我问朋友,还感觉自己身体像一张皱巴巴的纸不?

  朋友爽朗而笑说:“此刻感觉自己像一张吸了水的海绵。”

  其实,在古法做羹中,还有一道名羹,是苏东坡发明的,曰“东坡羹”。苏东坡喜欢在清晨早早起床,采摘一些带有露珠的蔓菁、芦菔在一起煮,配以精米,这样做出来的羹,汤清,味厚,鲜美无比。为此,苏东坡还专门写了一首诗《狄韶州煮蔓菁芦菔羹》:“我昔在田间,寒庖有珍烹。常支折脚鼎,自煮花蔓菁。中年失此味,想象如隔生。谁知南岳老,解作东坡羹。中有芦菔根,尚含晓露清。勿语贵公子,从渠嗜膻腥。”

  这首诗里有一句话十分关键——“中年失此味,想象如隔生。”

  一句话把对此羹的热爱表现得淋漓尽致。苏东坡借此羹寄托田园之思,更加增添了几许隐士情怀在里面。果然妙极,在中国,大凡美食,好吃为三等;好看亦好吃为二等;好看好吃有文化为一等。东坡羹不愧为一等美食。

  立冬食羹,把皮肤和心灵一同唤醒。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