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肆说唐诗
更新时间:

  李绅《悯农二首》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

  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刘禹锡《赠李司空妓》

  高髻云鬟宫样妆,

  春风一曲杜韦娘。

  司空见惯浑闲事,

  断尽苏州刺史肠。

  说到李绅,大家都知道他的两首《悯农》诗。这两首诗,我这没什么好说的,小学生们有标准答案。

  光以这两首诗来评价李绅这个人,事情就简单了,大好人呗。但是,安在李绅头上的可不止这个,另有一大堆东西似乎把对他的评价引到了相反的方向。前几年还有位名人,专门讲了李绅起初辉煌、继而灰黄、最后黑化的故事,以此劝诫世人。

  要说李绅的黑化,必须得了解一个情况,当时是“牛李党争”日趋激化的时期,而李绅正是李党的骨干。党争中,两派互相倾轧,可是什么招都使的,捏造个事诬告一下对方,是家常便饭,司空见惯。

  说到司空见惯,这个成语也是长期被安在李绅头上的。《本事诗》记载,刘禹锡在李绅的宴席上,见到歌妓人靓歌甜,于是作《赠李司空妓》一诗。意思就是你李司空帐下美女如云,都不当回事,我老刘可是惊为天人啊。李绅读了诗没二话,立马就把美女赠给了刘禹锡。

  刘禹锡的这首诗有两种解读。按照《本事诗》的说法,刘禹锡表达的是艳羡之意。而另一种说法,认为刘禹锡在诗里讽刺了李绅的奢靡之风。

  我觉得研究唐诗的人,似乎多不喜欢认真地探究一下史实。其实考证这件事并没有多麻烦,查一下年代,就能大概地判断出真伪了。首先,刘禹锡任苏州刺史时,已垂垂老矣,艳羡一说就不大靠谱;其次,《新唐书》里记载李绅是“宣宗立,进司空、门下侍郎,为太行山陵使。”也就是说,李绅是在846年宣宗即位后才加进司空之衔,而此时刘禹锡已死去四年了……再次,杜鸿渐是在刘禹锡死后十几年才有可能进司空,我都懒得查证了。

  所以,司空见惯这个成语,跟李绅没啥关系。到底跟谁有关系?我现在还不知道。证实要比证伪难度大一些。那么,安在李绅头上的其他事就靠谱吗?

  靠谱的事在哪呢?我看咱们不如找回童真,好好读读“锄禾日当午”吧。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