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于冬:中国电影将进入良性发展
更新时间:

  只剩一个多月,2017就将挥手告别。岁末节点,中国电影票房首次突破500亿大关,数字着实令人欣喜。日前,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党组成员、副局长、电影局局长张宏森在专题学习座谈会上,强调说:“电影是用来欣赏的,不是用来进行单纯货币计算的。”

  无独有偶,作为参加座谈会的电影人代表之一,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上周出席佛山功夫电影高峰研讨会时接受了晶报记者专访,他同样强调电影的“品质性”。于冬坦言,中国电影人在2017年逐渐回归初心,也找回了信心。他更大胆预测,2018年将会是中国电影一个良性发展的开始。

  2017年中国电影

  整体质量提升

  晶报:对于2016年中国电影票房的滑坡,您曾将其称为“拐点”。如今已到2017年岁末,在您看来,即将过去的这一年,中国电影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于冬:其实去年的拐点,我觉得给整个行业提了个醒,电影产业借助互联网的风口,并没有给观众带来更多惊喜,反而是因为拉流量、对观众人次的迅速拉升、低票价营销,让观众对国产电影失望了。在2015年的井喷式增长之后,大家都觉得电影的黄金时代来了,一下子所有人都在考虑拍电影。到了2016年,增速开始放缓,很多电影开始赔钱。下半年,《湄公河行动》获得国庆档冠军,大家又重新认识到这样一部靠叙事、靠电影镜头语言、艺术魅力的电影,带来了观众满意度的提高。不光是获得12亿票房,更是获得了90%以上观众满意度,这是当年最高得分。这也给了很多认真做电影的工匠信心,最终电影还是要回归质量,回归创作本体。2016年增速放缓可以说给了整个行业一个缓冲。所以到2017年我们真正看到了中国电影在质量上的迅猛提升,制作水准提高了。

  晶报:这样的状态会持续几年吧?

  于冬:对,还有一个多月就到年底,我估计今年会有60亿的增长,这样年度票房有可能超越560亿,那就在去年3.7%的增长上实现了双位数的增长,可喜可贺。而这个持续增长将会影响到2018、2019年。因为中国电影开始往注重质量、创作本体这个良性健康的方向发展。据我了解,明年中国电影的质量和可期待程度要超过今年。观众将会看到张艺谋、姜文、李少红的电影,可见第五代导演还是创作的中坚力量。同时还有一批新导演的创作:韩寒会有新电影,黄渤也自己当导演了,宁浩的新片也会在2018年绽放光彩。

  中国主流大片开始走市场道路,而且走得很好

  晶报:近几年博纳在电影题材的选择上似乎也在坚持明确的方向?

  于冬:过去三年的电影电视剧,都还是玄幻、喜剧这种类型取得高票房和高收视率,但到了2017年,电视剧出现了《人民的名义》,电影出现了《战狼2》这样的爆款。这说明现实题材跟当代中国观众息息相关的,跟人们生活、命运、情感有共鸣的题材备受关注。这几年博纳在选择题材上,《湄公河行动》之后,值得期待的就是《红海行动》,讲的是中国当代海军的在一次撤侨行动中营救人质的故事,所展现的不仅仅是一个大国强军梦,体现的是真正中国当代军人的风采。

  晶报:现在说到“撤侨”,大家会一下想到《战狼2》,《红海行动》是相同的题材?

  于冬:《战狼2》体现的是当代军人的责任感,是个人英雄。而《红海行动》体现的是国家意志。展示了中国军队的现代战争意识、素养,更展示了一种信心。作为创作的导演制作人,其实过去对这类题材是回避的,但博纳选择了去迎接市场的挑战,把当代中国军人最动人的一面用现代电影的手段、技术,并结合国情以及每个人的家国情怀共同呈现出来。我觉得它会成为中国电影主流大片的标杆。

  晶报:无论是《智取威虎山》《湄公河行动》,还是《战狼2》《建军大业》,的确与我们过去印象中的主流片不同。

  于冬:过去像《建军大业》这样的电影“官方”意味浓,而这部电影完全靠市场,足显勇气。我相信《红海行动》会是又一个提升中国电影的代表作。我觉得这是好莱坞拍不过我们的地方,他们所谓的特效片、超级英雄电影,靠的是特技,故事可以上天入地,但跟当代中国观众的情感是远离的。

  晶报:美国以前其实也有很多主流题材。

  于冬:对,比如《拯救大兵瑞恩》。但好莱坞后来又到了另外一个拐点上,像漫威的超级英雄片,然而现在也已经渐渐疲弱了。所以我觉得像《战狼2》这种电影确实是让所有电影从业人员为之一振。上半年还有人说所谓的资本离场,一部《战狼2》票房崛起,惊人的票房数字让所有的资本开始对中国电影充满敬畏。

  晶报:现在说到《建军大业》,您会不会觉得有点遗憾?

  于冬:很多原因就不一一赘述了。过去对这种题材的拍摄,大家总是习惯性思维,就得是特型演员,而《建军大业》敢于创新。所以我觉得这部电影不能抹杀这一批年轻演员的付出,不能抹杀像刘伟强这样的职业导演忘我地投入,也不能抹杀我们对这样一个复杂人物关系的一种创新式的表达。而同期《战狼2》的成功,我觉得完全是两股劲儿。到今天,我不认为《建军大业》失败,它走了完全市场化的路子,这个电影的影响力意义还是很深远的。

  要制作能在英语市场

  占主流的中国商业电影

  晶报:博纳即将展开的国际合作影片《中途岛》好像也是主流大片的方向,而且这一次是博纳真正“主控”?

  于冬:不一定叫主控。中国电影迟早要跟好莱坞的大导演大制作人合作,任何一个优秀的制作团队都不能忽略中国市场的重要性。我觉得中国电影想做到世界影响力,除了中文电影在本国市场的优势,还有一个标志,就是电影的辐射力。现在中国电影已经覆盖东南亚市场跟全球华人市场,但如何能够进入全球英语市场?我们还需要制作能够在英语市场占主流的商业电影。不仅仅靠影展、文化交流,我们要做到商业发行。用英语市场的电影制作人导演,来讲述中国有关的故事,我觉得这是一个可以持续的运作方式。由中方参与投资,它必然承载了中方对影片的意志渗透。我们不应该满足于以往那样只输送一两个演员,而是希望在内容上题材上跟中国有关系。

  晶报:《中途岛》具体讲了一个怎样的故事?

  于冬:中途岛战役是二战太平洋战争的一个转折点,它首先是中国饱受苦难的抗日战争的最僵持阶段,由于中途岛战役的扭转,反败为胜了,使得整个太平洋战争最终取得胜利。中国在这里作出了巨大牺牲,包括轰炸东京之后,中国居民保护这些迫降的美国飞行员。事件本身会贯穿到中国抗日战争的部分。我觉得应该让今天的年轻观众了解中途岛战役,希望这部电影能在2018年开拍,2019年内上映。这也是博纳参投的一部世界大片。

  博纳一直是行业领航者

  资金上寻求专业合作

  晶报:这次《中途岛》项目,听说博纳还与CAA合作了一项基金。

  于冬:是我们共同做的一个基金,目前还在启动阶段。跟CAA合作的资金是用于投资英语电影的,我跟诺亚去年合作的基金用于投资中国电影。方式是一样的,我觉得在资金组合上也希望能跟专业的公司一起做。资本没有错的。

  晶报:作为行业领航者,最后也对博纳影业作个年度总结吧。

  于冬:博纳影业无论顺境还是逆境始终保持着行业的领先。过去的8年多(纳斯达克6年,回国两年多),博纳始终保持着行业前三甲。非常有意思的是,其他两名每年都有变化,只有博纳8年一直都在。我觉得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博纳每年都有好作品,持续经营和努力。8年前博纳只有6家电影院,现在已有60家店,而且每一家都实现了两年内盈利。8年累计拍摄超过130部电影,如果从1999年创立算起,已拍摄了260多部影片,累计票房接近180亿。这个数字还在持续增长。今年到目前为止已经超过了32亿票房,今年肯定还是行业前三甲。



文章来源: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