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旧时棉衣
更新时间:

  岁月荒寒,季节深处,谁人没有一两件御寒的衣裳呢?衣裳浩繁复杂,种类更是数不胜数。冷飕飕的冬日街头,不经意地望过去,简直是群英荟萃——款式啊,颜色啊,质地啊,真真晃得人眼花缭乱。

  乱,乱得人心凉凉的,有疏离感。

  蓦然,一转身,视线里出现了一个异样的女子。她抱着几本书,从路边上的一家书店里徐徐走出来,烟视媚行的样子。路过她的人,忍不住,又转回头来看。而她生得并不是十分美,看的原来是她着的衣!

  乍一看,像是民国的女作家张爱玲穿越来了。近一点,又像是儿时在村庄里见过的极讲究的小媳妇。——那女子身上穿的是过了时的老棉衣,大红的底子上,怒放着一朵朵粉艳艳的大牡丹。斜襟的棉衣上,黑色盘扣精巧雅致,一对对若展翅欲飞的蝴蝶。在这灰头土脸的天气里,穿老棉衣的女子就像春天的阳光一样明媚灿烂,像春天的花儿朵儿清新宛然。

  除此,最重要的还有一种来自记忆深处的久远的,但极其熟稔的亲切的温暖感。是它的质地啊!那样的一件棉衣,外表是棉布,里料是棉花,里里外外都是棉,绵绵密密,蕴藏着人间深暖。

  就是这样的一份人间深暖呀,包裹着我们,滋润着我们。我们一如柔弱瘦怜的小树苗,在一寸一寸的暖里,长成了葱枝碧叶的大树。

  旧时岁月,物简人朴。尤其是广阔的田野上,勤恳踏实的庄户人家,四季的吃穿用度,都是亲爱的土地在孜孜供给。土地庙在田地边上,村庄里的人都虔诚地敬着。那土地五谷丰登,温暖了我们的胃。且还生长着一种叫棉花的植物,温暖了我们的凡尘之躯。

  那一段段无华的老光阴里,我们安安心心地享受着棉花带来的恩惠。物质是简洁拙朴的,而生活却是忙碌踏实的。谁家的田园里不种上几陇棉花呢?

  棉花是最忙人的。可是没见谁说过一句抱怨的话,忙着也乐意,心甘情愿。种棉花要仔细,而女人天生心思细腻,棉花顺理成章就成了村庄里女人的事业。从棉花种子落在土地里那一刻起,女人们就闲不住了。忙着,盼着,棉花长高了,棉花开花了……女人们絮絮叨叨,喜不自胜,像讲自己的孩子一样,处处流露着憧憬和骄傲。

  直到棉花结出一个一个的小棉桃子,小棉桃子再绽放出一朵一朵雪白的白绒花,棉花才算是真真正正开了花。女人们小心翼翼摘下这些花,脸上才彻底轻松下来,才彻底放声大笑。

  收获了,依旧闲不住。要把这些花摊在阳光下晒,晒得软软的,松蓬蓬的。然后纺出细细的、长长的棉线,再在织布机上织出一匹一匹的棉布。然后再浆染出好看的颜色,绣上好看的花卉图案。棉花成为棉布,这一步一步,倾注了女人们多少心思和情感啊!

  棉布有了,万事俱备,只欠剪裁缝制了。这样的活计,也只有女人能胜任吧。每个母亲自然地就成了一家人的大裁缝,白天的阳光下,夜晚的油灯影里,母亲一针一线为一家人缝制棉衣。

  棉衣从一株植物开始,吸收自然界的光华和雨露,每一个进步和改变都经了一个家庭中一个女子的手。这点点滴滴都是暖,是爱,一个妻子的情分,一个母亲的情分。

  这样原汁原味,古旧的手艺,古旧的质地,里里外外,针针线线,尽是情分。即使过了时代,追不上那些炫目的样式,轻飘的质感,又岂能让人忘怀?就如同我们不可能,也不会忘记母亲怀抱里的温度一样。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