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贺知章的乡愁诗
更新时间:

  今人知道贺知章,多因他对李白的激赏和金龟换酒的传奇故事。不过,他还给后世留下了几首绝美的乡愁诗,也常被人们称道。

  他的作品今人传诵最多的,一是《回乡偶书二首》之二:“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明白如话,将近乡情怯缓缓道来。贺知章三十多岁离开故乡,八十六岁方告老还乡。还乡时皇帝亲自作诗馈赠,命臣僚饯行。尽管一别五十余载,而乡音不改,思乡不变,但鬓发苍白,面目全非。诗人以童不识翁的细节交待离乡日久的亲情。“笑问”一语,孩子们天真而有礼貌的神态跃然纸上,幽默含蓄地表现了诗人对故乡感到既亲切又陌生的复杂心理,也有感叹年华易逝之意。一直以为,此诗应列为唐诗表达乡愁的最佳之作。1992年香港“唐诗十佳”评选中就把这首诗列为十佳之一。

  另一首则是《咏柳》:“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诗人歌咏的二月柳临春风就是他熟悉的江南风物,也不用多加阐释,诗人以生动奇妙的比喻,别出心裁的想象,从一个侧面咏叹大好春光,表达了诗人对故乡深深的思念。虽是乐府小词,但诗人观察之细致,描摹之真切,特别是结语的尖巧、新警,却非由雕刻所得,实在让人叫绝。

  贺知章的前两首诗,在蘅塘退士所编的《唐诗三百首》里是收录的。但在唐代,贺知章诗流行最广的是另外两首诗。一首是《回乡偶书二首》之一:“离别家乡岁月多,近来人事半消磨。惟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前两句感喟离乡岁久,人事消磨,时光流逝,事业无成,语意蕴藉深沉。后二句写居室前的镜湖依旧春风涟漪,与辞家远宦时毫无二致,反衬时光如过隙白驹,自己也渐臻老境,寄意乡愁,感慨无限。

  另一首是《偶游主人园》:“主人不相识,偶坐为林泉。莫谩愁沽酒,囊中自有钱。”全是直白,没有任何矫饰,仅是用主人的小气来写出诗人对泉水的喜爱。诗人还坦率地向主人表白,不必愁无钱买酒,自己袋中有钱,可以拿去买酒共饮。一切都是如此随意。四句,所有意思都够了。唐人的乡愁都寄以诗意地栖居,我想这首诗要表达的就是这种感受。

  贺知章诗虽不多,但他才分很高,所成之章,几近极品,今录入《全唐诗》的贺诗仅19首,但其写景抒怀之作风格独特,清闲洒脱。如前述的《回乡偶书》《柳咏》两首脍炙人口,千古传诵就是明证。

  还有他的《晓发》一诗,仅四句:“故乡杳无际,江皋闻曙钟,始见沙上鸟,犹埋云外峰。”诗写拂晓出发,兰舟将行之际的感受。故乡是那么遥远,远到根本非自己目力所能及。现在总算可以成行了,再远也是可以抵达的。他只写眼前之景,江边远远传过来寺院的晨钟之声。船开了,江边的沙岸上可以见到群鸟栖泊,安静如斯,瞩目远望,依然云遮雾绕,山峰隐约。第一句写思乡之情,后三句写眼前之景,似乎完全不涉及此行的目标和怀乡的情愫,但若细心体会,则每一句,每幅画,都包含着无法排遣的乡愁,给人无穷的回味。

  贺知章是会稽永兴(今浙江萧山)人,自号四明狂客,官至秘书监,为皇室近臣,拥有功名富贵,但他不溺于功名之累,极喜饮。据《旧唐书》记载,“醉后属词,动成卷轴,咸有可观。”贺知章狂放任性,迷恋曲池,是真性情,而且绝不借口说要借酒消愁。在唐宋两代文献中,绝无他保存诗文的纪录,这是真洒脱。贺知章似乎始终不存稿,他的诗文存世不多。我们赞赏他的真性情,也可惜他的好诗保存太少了。可是,有意味的是,在他的心底始终存在一方故乡的山水。离开故乡越久,故乡的山水在心中的印象就越清晰。岁月不居,时节如流。能流传至今的虽然只有几首小诗,但其蕴含的乡愁之深、人性之美却是永恒的。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