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母亲的阳台
更新时间:

  刚进家门,母亲就喜滋滋地引着我去阳台。笑眯眯地指着花盆里一颗红得炫目的草莓说:“看见没?就是这颗,熟透了,我摘给你吃哦。”

  母亲小心翼翼地摘下,洗净,笑眯眯地看着我一小口一小口地咽下,问:“好吃吗?”我懂母亲的心事,连说:“好吃,好吃。”

  母亲刚搬到新居,就琢磨着买几个花盆放在阳台上,每天给它们浇浇水,松松土。我以为是母亲出于对土地的怀念。

  最开始,母亲也像别人一样,买些名贵的花草,百般呵护。每次回家,我都会发现母亲又新添了花盆,那些花盆内的鲜花或含苞待放,或娇艳夺目,或翠绿欲滴,养眼养心。母亲说:“你喜欢花,我就多买了几盆。”

  大约一个月后,我发现母亲购置了好几个空花盆,并四处寻找泥土。有一次竟然跑到几十里外的乡下,背回半编织袋泥土。

  母亲开始在新花盆内种菜。母亲种菜得心应手,一些种子洒下去,过几天便会有小苗破土而出,一天一个模样。母亲种大蒜,韭菜,紫苏,香菜,小葱。这些菜好种,一破土便长势喜人,做菜的时候随便掐几根,洗一洗,放在菜中,这碟菜便马上活色生香。母亲说我挑食,不但要好吃,还要好看。种上这些,即使忘记买葱蒜也不用着急。

  有一次回家,我对母亲说起朋友家用花盆种草莓的事,母亲上了心,说:“你最喜欢吃草莓了,我也种点。”我说:“您又没种过。”母亲说:“我可以学嘛。”

  当天,母亲便购买了个特大号花盆,用心栽培。第一颗草莓成熟的时候电话也来了:“草莓熟透了哦,快点回家摘着吃吧。”我说我这几天太忙,让母亲摘了自己吃,母亲说:“我哪里舍得?”

  草莓第二颗成熟的时候,母亲又打电话给我,满心欢喜等我回去摘。我觉得开一个多小时的车跑回去摘一颗草莓有些啼笑皆非,便一拖再拖,直到这颗草莓像第一颗一样,熟透掉了,坏在泥土里。

  第二颗草莓掉的时候,母亲在电话中几近哽咽,难受得想哭,我心一颤。

  我知道母亲心疼的不是那两颗草莓,母亲心疼的是她那份爱的心。她是如此珍惜着,呵护着那两颗草莓,看着草莓开花,结果,成熟。她肯定在心里是乐开了花的。想着小小草莓放进我的嘴,经过我的舌,抵达我的胃,她肯定心中甜如蜜。她一定没想到我会辜负她,辜负她那份浓浓的母爱。

  母爱是天底下最温馨,最细腻,最温暖,最柔软,也是最容易被我们所忽视,所辜负的。

  我决定不再忽视,不再辜负母亲的爱。母亲一天天变老,每一份爱都很珍贵,每一分钟的相处都值得珍惜。因此,在第三颗草莓成熟的时候,我放下手中的一切事物,飞奔着回家,品尝饱含浓浓母爱的草莓。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