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孩子们的品质
更新时间:

  邻居们对我有点好奇,每当我进电梯,在别人按过楼层,我最后按30时,总能引起一阵小小的惊叹,因为30是最高层。总有邻居问最高层冷不冷热不热那么高怕不怕之类的问题,我都笑着一一应付。我活着有点漫不经心,对人际交往也并不热心,邻里之间只友好但并不交友,但大楼里的几个孩子却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一天,上电梯的时候,一个推着折叠自行车的少女也进了电梯。我刚搬到这儿来,我也有部旧的折叠车,但不大骑,要骑的时候却总觉不灵光,就想找个修车师傅将车整一整。但我对这个地方不太熟悉,我也曾在街头找过,但并没有找到。我就问她:“知道哪儿有修车的么?”她说:“不知道呢,车都是我爸爸帮我弄的。”我有点失望,出了电梯,我往东,她往西。我走了好几分钟了,她却骑着车追了过来,说:“叔叔,那个西门边卖电瓶车的可能也修自行车吧 ;出东门往前走,菜市场后面的巷道里好像也有一个。”我听了笑笑,并没有什么夸张的表示,只是淡淡地说:“知道了,谢谢!”其实我的心里一阵感动,这孩子心真好,仿佛她没能告诉我修车的地方就像做错了什么事似的,她心里一定在为我着急,因为我的车出了问题。

  还有一次,我和一背大书包的少年同坐电梯。当我按下30的按钮后,他大喊一声:“啊,就是你住30层啊!”这倒是新鲜,因为我虽然住顶层引起过成年人的惊叹,但他们的惊叹其实是有一点嘲讽的意味,仿佛我是个傻子,住那么高的地方,难道这孩子也这么看?我就问:“住30层怎么了?”他说:“你家好,我上去玩过,你家能看到星星!”他的话差点让我泪奔,知音啊知音,仿佛他能算出我其实天天晚上都要仰望天空,看星星看月亮看云彩甚至看黑暗,我深深地热爱夜空之美。但我从来没有跟别人提起过,我怕别人认为我还是个傻子。

  其实顶层平台是人人可以上来的。我买房的时候,按楼房的设计,我是可以拥有一个私人露台的,开发商也允许我利用露台的一部分,盖一间玻璃顶的房子,我就盖了间书房。书房有两个门,一个通往自家露台,一个通向公共露台。常有孩子们到露台上来玩,我好几次坐在书桌前听到孩子们在我的门前窃窃私语,仿佛我那扇门是某个童话城堡中的神秘的门似的,他们很想知道这门背后是什么,是什么人住在里边,但他们终究不敢敲门。正在读书或写作中的我,自然是不会理会他们的小把戏,就让惊奇和渴望折磨他们好了。但有个星期天下午,我真听到似乎有点怯怯的敲门声,弄得我也有点好奇,就打开了门,却听到了一个小女孩的惊叫:“啊,里面有人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一看,是个约摸小学一二年级的小女生。我问她:“有事么?”“没事没事……”她边说边往后退,惊慌地跑掉。我微笑着关上门,我猜小女孩一定在心里想:这个住在顶层的胡子拉碴、面色苍白的怪人是什么人啊?吓死人了!那时候,我真巴不得自己是个著名作家,著名到小区里的人都知道。等到她长大后,知道了我的身份,知道她曾敲过一个著名作家的门,那将是多么一种快乐的回忆啊!

  孩子并不是什么全世界,但孩子们无疑是这个世界中最好的一部分,他们善良、热心、好奇、对生活充满着懵懂的渴望和天生的诗意,他们就像欢快、洁净的源头溪水。当他们失去了这些时,就成了面目可憎、语言乏味的大人了。我祝福他们,祝福他们长大后也不失去这些珍贵的品质。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