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心,是渔火的灯盏
更新时间:

  对古老的海,生长在海边的我有着特殊的情绪与感情。面朝茫茫的蔚蓝色大海,就会感慨万千。少年时期,与生死攸关的一件事,至今仍清晰地影印在我记忆的深处。

  初一的暑假,我跟着大人们去赶海。赶海,就是海退潮时,到海滩上抓鱼虾、螃蟹。听说南面海滩的虾多,我便壮着胆子,顺着退潮的急流游过去。殊不知,在急流中遇上了暗涌,一下子把我卷出十几米。我奋力拼搏,呼救命。那一次,假如没人相救,我可能把命搭上了。

  上了岸,我看见渔火已在遥远的地方闪烁起来,那些细碎的眼睛,像银针,灼着夜色的伤口,也在我幼小的心灵上植入了一种对大海的复杂情感,这里面包含了热爱、恐惧和敬畏。

  再大一些,又有了和大人们一起乘渔船出海捕鱼的经历。当渔船满载而归时,我小小的心满是喜悦,对养育了人类的大海便生出一种感激。远远地看到岸上有女人在织网,屋顶有炊烟在缭绕。这些经历和画面,构成了我对大海、对故乡的诗歌原色。

  生命与生存与大海息息相关,多少年来,我喜欢独自在海边漫步,去感受大海的宁静、神秘、深邃、博大、宽阔、遥远。夜晚,在海风与海浪呼啸的时候,我也能用平静的心境,怅然地眺望远方扑闪扑闪的小小渔火,遥想往事。

  海、渔火,构成了我生命灵魂的一部分,也成为我诗歌创作产生的灵感之源。渔火,是大海夜色的灵魂,是黑暗中的花朵,是思念中悲戚的泪光,是生命光芒的节拍!

  诗是一个诗人心灵的写照,就如渔火是夜晚海上最迷人的星辰一样。海给了我们生命和无比丰富的情感,所以我尤其喜欢人性至上的作品,越接近人性,就越像大海,灵魂就越饱满、越坦荡、越开阔、越壮美、越气派、越不可磨灭。

  诗人饥饿的日子,不是寂寞,不是飘荡,不是在故事里重复着故事,而是没有灵感的时候。

  一个诗人,面对种子发芽,槐花献出贞操,一个人变成另一个人,一只蚂蚁放弃一粒粮食,父亲成为一座山,或者听见渔火吞噬黑夜的声音,他永远不可能无动于衷。

  黑夜,悄悄来临。银白色的梦境碎了,幻化成无数闪烁智慧的渔火。心,是渔火的灯盏。诗,也是这样。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