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鹏城过春节真好
更新时间:

 ——九旬老人鹏城春节游记

[编者按] 作为小渔村崛起新移民城市,今日深圳,春节节日气氛浓浓的,人们归属感越来越强,留在深圳过年的人,越来越多,有海内外游客,有深圳工作生活的,人们散布在各大旅游景区、各大商场、美食街、公园和街市,随处可见老老少少,欢天喜地,迎新春的热闹景象。你会感到这城不再清冷,而是十分热闹,不仅是现代时尚而厚重城市,且是一个走向亲情温馨而成熟的美丽城市。

  本网刊登一位普通市民在深圳过年的游记---《鹏城过春节真好》,何保文先生是一位近九十岁广东老人,他文中流露一个九旬老人特有的心境、感觉感受,他写在深圳春节期间,与亲人团聚幸福时光的真实记载,老人抒发鹏城几天游历,真实详细,饱含深情、细腻生动,他的笔端流光溢彩,闪现岭南人文风情,充满对这个美丽城市、对鹏城景色、对生活赞美!对亲情,老人流露出由衷的溢美情怀和对人生无限的热爱,我们可以视为,一个九十岁老人对生命的礼赞,对鹏城的祝福。

  今年过年,我马上快到90了,好像有好多野所想,因为对过去的东西淡出了,现在的东西入脑新鮮,趁现在还记得少许,細说道来。

  年三十的团圆饭

  今年的团圆饭是大女儿亚玲家安排的,孙子阿叠一早开车來接我和八十岁老伴,阿玲夫婦好有年味气氛,早早备足年货,精心安排好年30晚的团圆飯,以及抽红包活动,一盘大吉大利的年桔,在枝叶上分散放上八个紅包,分一,二,三等級,安排长者我同阿妈先抽,而曾孙豆豆代仔叔抽中一等奖,男女老少四代人,皆大欢喜,这是阿玲“春节快乐”的一项活动,年年如是。团圆饭台上,有大肥鸡,猪脚煲竹笋,蚝蚑瘦肉冬菇酿豆卜,还有猪肚鱿魚等好多个菜,以饮料茶水代酒干杯,互祝春节快乐,身体健康!食过团圆饭后,时间不多,唔打麻雀玩抢紅包,看春晚电视,真是不亦乐乎。

  深圳湾公园游玩

  年初一三女儿阿莹一家四口,約同爸妈以及阿叠一家三口去深圳湾游玩。我们来到深圳湾公园,想不到,开车进公园门口,也是排长队,人们开车入口等待放行,可见,今年在深圳过年的人,比往年多,深圳湾公园好大,以至相约亚玲夫婦误到红树湾(海滨公园)。

  今天好天气,阳光明媚,绿草如茵,天空蓝蓝,大海茫茫,深圳湾公园在海边,是开放的红树林海滨生态公园,又是深圳湾滨海休闲带,与香港隔海遥望,立于公园草坡,可以眺望远处朦胧的香港,公园修的很好,人们成群结队在公园玩耍,都很开心;公园海边路好长,行不尽头,行行睇睇坐坐,同女儿孙女取景拍照,其乐融融,游玩过后,驱车前去 “壹方城”。


(笔者和老伴、儿孙)

  游宝安壹方城

  原來我和老伴一点都不知“壹方城”是什么東東,去到一見,一脚踏上去,哇!好大,据说是深圳最大购物中心,“壹方城”好靓好多野睇好多野卖好多美食好热闹啊!我们曾去过的欧尚无得比,更希奇的就是座落在新湖路,作为住在西乡的我们,竞一无所知,真系大乡里喇!选择一间好似食西餐的房间仔,你点这样,我点那样,三女儿阿莹又点多三几样,边个中意边个食,我们点了薯仔架喱鸡飯。用饮料茶水干杯,互祝春节快乐,身体健康!你封紅包我豆利是,曾孙女豆豆也封紅包給太公公太婆婆,阿妈也給大家封紅包,在座人人有份,个个欢天喜地,好有年味气氛。

  游深圳国贸旋转餐厅

  年初二阿莹夫婦,一心要使爸妈享清福,嘆世界,出了一个极为“高大上”主意,内容是与儿孙聚会深圳国贸旋转餐厅,不费力观赏鹏城都市风景,计划約孙子阿叠一家三口,年初三阿叠开车直接送去深圳国贸旋转餐厅。

  当晚啊,真让我和老伴好期待、好期待。深圳国贸旋转餐厅建设,当年是代表“深圳速度”,邓小平在那指点江山,才有深圳高速发展,这地方一直没机会参观。 不想,今日一睹真容,很顺利到了,观光电梯登高,餐厅处于好高好高的楼層上端,49层,玻璃升降电梯直上直下,幾十層高楼,瞬间到顶,瞬间又落到地面,我倍感惊奇,在餐厅内,身在旋转中却没有旋转感觉,一边食美味点心,一边睇世界,深圳市区轮廓,循环一转,这现代化大都市尽收眼底,高楼大厦,街市道路,车來人往。林木山水,一览无遗。我也学人地手机拍照,一个一个,将深圳市区轮廓拍下來。难得一到的高档场所,当然照返幾张相片今后回味啦,值得纪念。


顺德佬饭店 维也纳酒店

  年初四、初五两天春节假日亦过得甚为高兴,众亲集深圳景田“天然居”过节,享受了深圳市区社区居家的各种便利、快乐情趣!在宝安西乡的大女儿阿玲,中山的二女何妹,,广州的小女阿芬,各自携家人,四面八方来深,相约集会 “天然居”阿莹家,热闹庆祝一番,阿莹夫婦精心策划以爸妈快乐为主的春节活动,令人难忘。阿玲夫婦,阿芬一家三口,阿叠一家三口,初四入住附近的维也纳酒店,何妹一家三口当日來往。众亲相约初四中午相聚顺德佬饭店,先到就先在饭店等候。

  初四中午何妹一家先到,接着是阿莹同爸妈,阿叠,阿玲,囡囡,最后阿芬一也到了。此时此刻,你見到我,我見到佢,佢又見到呢个,呢个又见到那个,封紅包的,接紅包的个个笑逐颜开,喜悦的心情爆满餐厅套房……。人到齐(阿玲细仔在澳洲没回來)于中午后埋位食饭。

  四代人一围台齐齐举杯庆祝:“春节快乐,身体健康”!干杯!阿叠,阿芬两摄影师都拍了些亲情和谐的靓照片。筵席散时去沃尔玛停车场搬回各自带來赠送的礼物,开车回景田天然居,合照留影。大家带来年货之多,数之不尽。阿玲阿娣的,何妹阿芬的,阿莹阿妈的,你有这样,我有那样,你的送比我,我的送比你,人多手脚乱,何妹走时错带左一袋,又少带左自己的一袋,“得不偿失咯”。

  西湖春天酒楼 景田天然居

  年初五上午在西湖春天酒楼,众亲饮早茶直落,中午办好了酒店退房手续返回天然居,有滴打麻雀,有滴去小区活动场所打乒乓球,各取所好。时间接近四点多钟,阿莹准备煎好了的年糕,萝白糕等食品,冲好茶水,聊作晚饭,饱肚之后各自检点,执拾好自已的東東,先是阿玲夫婦去搭九号线返回西乡海湾,亚芬一家三口自驾返回广州,最后由阿叠开车送我们返回西乡六楼,后他们返回西乡中信湾。

  在天然居过春节,留下十分美好的回忆,同时,间中会想起我年少时,那久远春节岁月-------。

  回忆小时马來西亚春节

  我是一位归侨,马來亚太平埠虽是異国他乡,但畢竟是我出世之地,土生土长,而太平埠亦是华人嘅世界,风俗习惯都是中国的,唔会忘本。細佬哥那时唔识分一月一日元旦新年,亦唔感兴趣,只知道旧历年三十晚年初一是过年,就为这一天,盼之又盼,望之又望,接近來臨的时日,环境气氛特别唔同,过年那天非常高兴,有新衫,新鞋,有好食好玩的,烧炮仗,点烟花,那时我烧的炮仗好細粒的,放在地面,点燃之后,用个罐仔蓋住,掩住两耳走离远远,怕它响霹霹拍拍射親,烟花亦是放在地面,点着之后隨地乱转喷滴烟花出來,好玩又好睇。亦知道过年呢一日,大人好爱锡細佬哥唔会打,唔会骂,点玩都得……到稍为大个的时候,亦知道过年“豆利是”,“恭喜发财,利是豆来”,那时細佬哥领的红包,只是用紅紙包住就是叫做封利是了。我唔知有无收过利是,一滴印象都无。

  进入四十年代,对过年才有印象,特别是在契爺做工的雜货店,每年的年尾二十八,二十九最好生意,做到深夜才关门,卖粮油杂货,山珍海味,腊腸腊肉,元宝香烛,烟花炮竹,连唐山(国内)的黄芽白菜等等,都好多人买。年三十那天也开铺做半天生意,零零星星有人來买野,中午过后关门休市幾日过年。过年时同埋几个要好的朋友,见面相聚,相互祝贺,睇电影,行街,去娱乐场所,饮咖啡宵夜,倾计聊天,玩到好夜,好有年味气氛。

  我唔知道自己是否有过快乐的童年,过年的大喜日子也只是依稀有的鸡毛蒜皮感觉。

  直至长大,直至成家立室,直至成为有四个女兒的父親时,我愧疚面对她们的童年,尤其是一年一度的旧历年(春节)大喜日子,我无买过一件新衣衫給她们穿,无买过美食她们过年食,无封过一包利是在她们的手上拿着,唔知她们曾否有过春节快乐那种滋味,我深感自责,枉为人父啊!

  是的,女兒出生在不合适的年代,不合适的时间,不合适的家庭,因而没有幸福童年,没有别的孩子那种甜蜜的,过旧历年欢天喜地的,印象极为深刻的浓浓的年味。

  现在不同了,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胜旧人。我们已经一代不如一代,2018春节,乐呀,乐呀,乐开怀!心中喜悦自己知,唔使人地知!

  女兒的姿态比我们做父母的那时简直天渊之别,她们的年货之丰富多样,质量之坚野正野,封紅包的厚度深度,所有的新年新气象,那时做父母的,我们连发夢都唔会想得出來。她们在各自家中,纷纷提前着手筹备策划。要把爸妈开开心心过年作为不可或缺的重点考虑。

  春节活动结束后,阿莹夫妇給些年货,再由阿叠把我们送回家。

  何家十八口人“2018春节快乐” 的节目活动完满結束,爸妈在深圳过得好开心,好快乐,多谢四个女兒四个女婿,五个孙,以及阿娣洪丹和豆豆。有你们的关怀照顾,我们感到好幸福,好快乐,过了一个非常美好的“春节快乐!”,在此对你们深情实意的孝敬,再次表示感谢!祝你们身体健康,家庭美满幸福!也祝愿深圳人快乐,天下人幸福。

                                                                                                                                                                                            何保文
                                                                                                                                                                          2018年2月22日写于深圳西乡



文章来源:深圳文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