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画出春天
更新时间:

  春节过后的这些日子里,在家里的时候,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两个地方:天气好的时候,在31层露天的露台;天气不好的时候,在30层封闭的阳台。我一会儿站,一会儿坐,一会儿踱步,总之,有点激动不安。我抬眼望着面前荒凉的江滩、江滩之上隆起的长堤、长堤之后的江水、江水之中的沙洲、沙洲之后的江水、直至对面江南模糊的江岸……这一片广大的区域,就像一面大大的画布,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我要在这画布上画出这个春天。

  然而这是造物主干的活,我没有这个能力。于是我把这面画布缩小到自己的心中,我说,我就在自己的心里画吧。春天的来临是缓慢而有节奏的,你不可能一下子画出繁花似锦的春天;春天也不是安静的,它充满着许多喧闹的细节与动感。我最先感知到的春天的信号是不愉快的,那就是露台上忽然有了一团团的虫子,多得你随手一抓,手掌里就有几只。然而,我并没有过分的苦恼,因为我知道,这意味着燕子快回来了。它们都是燕子的食物,燕子只吃活动的虫子,虫子如果停在那儿不动,它都不会吃。但虫子们也是春天磅礴如潮的一种生命意志的体现,它们不可能不飞舞。虫子们的出现大概是正月初十的时候。再接着会出现什么呢?我想青蛙可能要出现了,于是在夜里,我趴在露台的栏杆上,凝听着江滩上的声音。在冬天的时候,除了风声,江滩都是寂静的,但我感到这寂静很快就要结束,我听了好几天,没有听到蛙鸣,却意外地听到一种夜鸟的呢喃声音,怯怯的,还没适应的样子,这一定是一种新到来的鸟,因为我从没听到过这种声音,这意味着这个春天又多了个漂亮的细节。“呱—呱—呱”,我心上的一块石头一下子落了地,就在不经意间,我终于听到了蛙鸣的声音。青蛙出现了之后,还有什么要来了呢?一个雨天的下午,我呆呆地望着空漠的雨气濛濛的天空,一道黑影倏地从眼前飞过,我的心跳了起来,难道是燕子回来了?可我没看清啊,我没看清它有没有优雅的剪刀尾。但这又有什么可怀疑的呢?那些露台上的虫子,虽然在雨天的时候全都不见了,但只要有一点点阳光,有一点点温暖,它们就会愚蠢地飞舞起来,燕子怎么会不理它们丰盛的大餐呢?它们应该回来了。果然,两小时后,当阳光又出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了那令我着迷的剪刀尾。虽然春天的迹象越来越明显,但我还是不放心;这时候,家里的地板和墙壁忽然泛出许多水珠,一定还有什么事要发生?是什么呢?那天下午四点来钟,我正坐在阳台上喝茶听雨,只听得天边隆隆地响了声,有点含混不清,我一惊,是春雷么?我听到了第一声春雷么?它接着又响了一声,仿佛证实我并没有听错,然后就沉寂下来。我摸出手机看了看日历,2018年3月4日,而第二天就是惊蛰。

  惊蛰遇雨如沐浴,万物复苏百草醒。惊蛰那天的早晨,风很大,雨很细,草有点新,树有点绿,我慢慢地走在上班的路上,我想,我的任务完成了,我描下了春天的轮廓,打下了春天的底色,春天的画卷将会自动完成。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