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诗酒且图今日乐
更新时间:

  书看久了,西游也就成了红楼。比如红楼原名“石头记”,写“无材可去补苍天”的那块石头“亲自经历的一段陈迹故事”。孙悟空也是石头变的。《西游记》就是一部孙悟空心灵成长史,所以完全也可以叫“石头记”。不同的是红楼里那块石头,“高经十二丈,方经二十四丈”,西游里的石头,只“有三丈六尺五寸高,有二丈四尺围圆”,要小得多,约略相当于鸡蛋和西瓜。但它们的数据,用的却是同一套密码:“三万六千五百块”和“三丈六尺五寸高”,都代表周天三百六十五度;“二十四丈”“二丈四尺”,都代表二十四气……古代科技的圈子太小了。

  内文也有很多雷同。只看那猴儿初生时天不拘地不管的自由自在情形:“食草木,饮涧泉,采山花,觅树果……夜宿石崖之下,朝游峰洞之中”,和黛玉的“终日游于离恨天外,饥则食蜜青果为膳,渴则饮灌愁海水为汤”,是不是很像?石猴的诞生是由于“每受天真地秀,日精月华,感之既久,遂有灵通之意”,黛玉也是“既受天地精华,复得雨露滋养,遂得脱却草胎木质,得换人形”。猴子的“灵通”两个字,还和宝玉的“通灵”直接勾连。菩提老祖给孙悟空命名,书中有赞“正是:鸿蒙初辟原无姓,打破顽空须悟空”,简直就是红楼里的句子啊,连空空道人都有了。只不过开辟鸿蒙,一个情种,一个逆种。

  悟空载“姓”归来,众猴闻说,鼓掌忻然道:“大王是老孙,我们都是二孙、三孙、细孙、小孙——一家孙、一国孙、一窝孙矣!”都来奉承老孙……真个是合家欢乐!是不是很容易想起,荣府庆元宵,合家赏灯吃酒,凤姐说的那个“亲孙子、侄孙子、重孙子、灰孙子、滴滴答答的孙子”的笑话?

  最惊人的还在后面。西游说悟空“又会了个七弟兄,乃牛魔王、蛟魔王、鹏魔王……日逐讲文论武,走斝传觞,弦歌吹舞,朝去暮回,无般儿不乐”。其他什么“论武”什么“弦歌”,都容易理解,只是想不出悟空和牛魔王一起“讲文”,会讲些什么。后来才知,成见限制了我的想象力。悟空绝对堪称文武双全、文采斐然。闹了蟠桃会后,天兵天将追杀到家门口,悟空公然不理,先说“今朝有酒今朝醉,莫管门前是与非”,又说“诗酒且图今日乐,功名休问几时成”,真是儒将风度,气定神闲。取经路上,偶遇一座高山,也能脱口念出宋代寇准的“古”诗:“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名著么,这种小小的时空错乱可以忽略不管。

  不仅出口成章、引经据典,悟空还能亲自写诗。五十一回遇到青牛怪,唐僧被捉,悟空连棒都丢了,只好上天求救。如此危急关头,在等玉帝回话的片刻工夫,书中写他忍不住作诗纪兴曰:“风清云霁乐升平,神静星明显瑞祯。河汉安宁天地泰,五方八极偃戈旌。”通篇颂圣,妥妥的正能量,真真的好兴致。除了没有诗味,其他都很像诗。

  也许因为一路受师傅的文学熏陶吧。木仙庵三藏谈诗,所开杏花社,一点也不输红楼的海棠社、桃花社;女儿国里唱和春夏秋冬四景诗,细细读来,竟然也有宝玉“即事诗”的影子。红楼有长篇古风《葬花吟》《桃花行》《姽婳词》,西游也不示弱,某个“一轮高照,大地分明”的月圆之夜,唐僧对月怀归,也曾口占一首古风长篇:“皓魄当空宝镜悬,山河摇影十分全……”

  以前西游只看故事的,真是错了呀。红楼里搬演《大闹天宫》,宝玉居然嫌弃“繁华热闹到如此不堪”,若是宝姐姐知道,又该批他“不知戏”了。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