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父亲栽树
更新时间:

  老家屋前屋后都是树,一棵比一棵粗,最粗的,我和弟弟妹妹要张开手臂,手牵手才能抱过来。这些树是父亲为我们栽下的。我和弟弟妹妹都是春天出生,我们出生的时候,父亲会为我们每人栽下一棵松树。松树四季常青,代表万古长青,是长寿的象征。同时,松树正直,朴素,庄重,坚贞,傲骨峥嵘,代表坚强不屈,不怕困难,是真正的强者。松树,寄托着父亲对我们的厚望和美好祝福。

  我们出生后,父亲开始栽果树。父亲栽果树的意愿很单纯:让我们一年四季都有水果吃。最先栽的是枣树。枣树容易成活,栽下后,第二年就能开出金黄色的小花,夏天的时候,结出几颗小青果。我们姊妹几个围着小枣树唱歌,游戏,讲故事,小枣树成了我们的乐园。枣树长得很快,待到它枝繁叶茂,皮肤粗糙,结的枣子多到需要用竹竿打,才“劈劈啪啪”落下的时候,它延伸到远处的根部开始发出小枣树芽,移栽后很容易成活。父亲喜欢将吃完的枣核用锄头挖一个小坑埋起来,运气好的那颗枣核会在来年春天满心欢喜地顶着嫩绿探出头。枣树不择环境,山坡上,大路旁,田地边,见缝插针,它们都能活下来。

  梅树是从外婆家移栽过来的,我从小喜欢吃腌制的青梅,酸酸的,脆脆的。梅花很漂亮,红色

  的花瓣润滑透明,清幽而淡雅,艳丽而不妖。自从栽了梅树,喜欢梅花的母亲便换了窗帘,窗帘上绣上梅花,梅花旁绣上诗句:“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那是我接触最早的诗句。

  栽种枇杷是有故事的,老家的枇杷近于球形,呈金黄色,柔软多汁,酸中带甜,肉质细腻,特别好吃。我上学时,学校后面有一株很大的枇杷树,墨绿的树叶间挂满了或金黄,或青绿色,有着浅浅柔毛的果实。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醒目。很多同学都偷偷上去摘,常常被枇杷树的主人追赶得上气不接下气。因为父母从小教育我,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要拿,所以我没有去摘,但是我很馋。回家后向母亲描绘枇杷的样子,咽着口水说:“看上去很甜。”到了晚上,母亲对父亲说:“怎么没想到栽一棵枇杷树呢?孩子们从来都没有吃过。”父亲说:“你是不是太惯孩子了?她们要什么你就给什么?”母亲说:“只有自家有,孩子才不会馋别家的。”次年春天,父亲寻来一棵枇杷树苗栽在屋旁。

  后来,父亲又在屋前屋后栽了许多果树:李子,杏,桃,石榴,橘子等。大多是我和弟弟妹妹描绘和咽口水的结果。

  老家一年四季花果飘香。而我们姊妹三个也遵从父亲的教诲,像松树一样,朴素为人,正直做事。每每生活遇到挫折,我们都会到当年父亲为我们栽种的松树下,望着挺拔的松树,静静站一会儿。然后,重新拾起生活的勇气,向美好的明天出发。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