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弦上经典”演绎美好音乐之夜
更新时间:

  作为古典音乐乐迷,人生最美妙的经历之一,就是能够听到一个顶尖艺术家在职业生涯最巅峰时期的现场演出。而这一次,深圳乐迷显然感受到了。大提琴家秦立巍达到了可能是他自己最出色的状态,在笔者听过秦立巍的好几次演出中,这无疑是最精彩的一次。

  作为深圳本地艺术团体最重要的代表之一,深圳交响乐团在“一带一路”国际音乐季当中承担着极其重要的角色,4月13日演出“弦上经典——深圳交响乐团交响音乐会”让乐迷大饱耳福,独奏为大提琴家秦立巍,指挥家是来自中国台湾的吕绍嘉,下半场的“老柴”《第六交响曲“悲怆”》的处理也是张力十足。

  当秦立巍遇上质朴的德沃夏克

  在4月13日音乐会当中,秦立巍演出的作品,是捷克作曲家德沃夏克《b小调大提琴协奏曲》,如果要选一首历史上最伟大的大提琴协奏曲,那毫无疑问就是德沃夏克这一首了。德沃夏克这首作品配器非常丰富,其实近似一首带有大提琴独奏声部的交响曲,这也对乐队和指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此曲是作者停留美国期间的最后巨作,把美国的地方色彩和波希米亚民谣曲调巧妙地融合起来,产生独特的魅力。这部作品饱含德沃夏克晚年对故乡捷克复杂的思想感情,有乡愁、有担忧、有回忆、有伤痛、有悲愤、也有热情,要把捷克大师暮年复杂的思乡情怀自然地表达出来,其实并不容易。

  过去笔者多次聆听秦立巍的现场演出,感觉到他的大提琴演奏个性很强烈,跟当今较多注重音色圆润美感,着重抒情的演奏家很不一样,秦立巍在传统的演奏上结合了巴洛克演奏的一些手法,追求短句速度稳定,感情起伏控制在一定的幅度内,声音干净利落,大提琴显得响亮而明快。

  然而在德沃夏克当中,这一次秦立巍变了,声音不再像以前那么果断明快,弓和琴弦、指板的摩擦也不像以前那么明显,很多句子也变慢变温柔了,融入了自己更多的感情,我想他是被德沃夏克的质朴旋律感动了,也是被吕绍嘉指挥的深圳交响乐团感动了,才会流露出这样真挚的声音。协奏曲最后乐队首席小提琴和秦立巍的对话也堪称处理的经典。

  这是笔者见到秦立巍情感最真实自然流露的一次,当然秦立巍从来不是走音色圆润的路线,也从来不会走泛滥抒情的路线,他一如既往地保持住自己的特色,只是因作品发生了一些变化,达到了更理想的艺术效果,这一次跟吕绍嘉棒下的深交合作,他做到了可能的最好。秦立巍加演的巴赫无伴奏大提琴组曲选段,同样延续了协奏曲的朴实感人。

  乐手观众都被吕绍嘉的“老柴”感动

  吕绍嘉在欧洲有着璀璨的指挥生涯,先后获聘担任柏林喜歌剧院首席驻团指挥、德国汉诺威国家歌剧院音乐总监,并受邀在英国国家歌剧院、布鲁塞尔铸币歌剧院、澳大利亚悉尼歌剧院、德国斯图加特歌剧院、柏林德意志歌剧院、法兰克福歌剧院等地担任客座指挥。歌剧领域之外,吕绍嘉也经常与众多世界知名交响乐团合作,包括慕尼黑爱乐、西南德广播交响乐团、中德广播交响乐团、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维也纳广播交响乐团、日本NHK乐团等等。

  在吕绍嘉的指挥生涯当中,歌剧是极其重要的一部分,其实世界上一些最顶尖的交响乐指挥家,不少都是先从歌剧院走出来。比如柏林爱乐乐团的前任艺术总监阿巴多曾经在米兰斯卡拉歌剧院和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担任要职,而柏林爱乐乐团候任艺术总监基里尔·彼得连科,目前依然在慕尼黑巴伐利亚国立歌剧院担任艺术总监,也曾在柏林喜歌剧院任职。

  在世界知名歌剧院的经历,显然给这些顶级大师带来更丰富的艺术体验。歌剧当中的指挥家,需要配合歌手而不至于喧宾夺主,控制好乐队音量强弱是指挥里面高难度的工作。有过这样的丰富经验,指挥家后来在交响曲和协奏曲当中就显得更容易驾轻就熟了,尤其控制乐队声部的平衡和声音的强弱方面。在吕绍嘉和秦立巍合作的协奏曲当中,乐队的弱音控制烘托大提琴独奏的气氛特别棒。

  中国乐迷都喜欢把作曲家柴可夫斯基亲切地称为“老柴”,可见大家对这位作曲家的热爱。4月13日演出的下半场,是柴可夫斯基《第六交响曲“悲怆”》,这部作品于1893年8月12日完成。这首交响曲正如标题所示,强烈地表现出“悲怆”的情绪,这一点也就构成本曲的特色。

  吕绍嘉的“悲怆”处理得让人信服,第一乐章的动态对比进入紧张的悲剧乐段就处理得强弱分明,圆舞曲也带来了更多的戏剧舞蹈感;著名的第三乐章其实不算特别火爆,这跟多数俄罗斯指挥家的处理很不一样,吕绍嘉还是流淌着德国指挥学派那种相对理性,胜在一板一眼张力十足,线条节奏交代得十分清晰;在最后的乐章,吕绍嘉注入了真挚的感情,乐手脸庞变得凝重,慢板“悲怆”的感觉延绵下去。

  乐曲结束后,深圳观众都等待吕绍嘉慢慢放下指挥棒再鼓掌,乐迷也跟乐团一起共同进步,让这一个音乐之夜显得更加完美。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