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叶小纲:用交响乐“复活”鲁迅
更新时间:

  闰土、阿Q、祥林嫂,这些耳熟能详的文学人物如果用交响乐的音符来“描绘”,是一种什么样的听觉体验?在2018深圳“一带一路”国际音乐季上,你会找到答案。

  4月28日晚,叶小纲第五交响乐《鲁迅》将由苏州交响乐团在深圳音乐厅奏响。该音乐会由德国指挥家斯蒂芬·马佐执棒,多位中国顶尖歌唱家——女高音王威、女中音朱慧玲、男高音石倚洁、男中音刘嵩虎、低男中音沈洋,以及小说演播艺术家徐涛,将联袂呈现激越磅礴的鲁迅精神。

  在音乐会前,深圳特区报记者采访了著名作曲家叶小纲,听他细细道出心中多年的“鲁迅情结”。“鲁迅对国人的激励不能忘记,他的思想在今天仍然有很大的现实意义,希望这部交响乐作品能引起广大观众的深思。”

  36年后才敢提笔写《鲁迅》

  著名作曲家叶小纲,现任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也是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他说,自己十多岁的时候就开始看鲁迅,“他的作品伴随我的一生”。“我第一个月的工资就去买了一套《鲁迅全集》,几乎鲁迅所有的作品我都看过,所以说我现在的文字稍微有点儿讲究,还是受惠于鲁迅,那个时候看到好词好句都要抄下来。”

  为鲁迅这位中国文学巨匠创作一部音乐作品,是他多年来的夙愿。“1980年我还在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读书的时候就去了绍兴,在鲁迅故居门口留影的时候,就有了创作的想法。”但由于青年时代的叶小纲“技术不成熟、思想不成熟,也不会构思”,就迟迟没有动笔。

  这些年里,叶小纲曾多次探访鲁迅生平的足迹,直到2016年鲁迅逝世80周年之际,浙江省文化厅、鲁迅文化基金会和浙江交响乐团委约叶小纲创作一部纪念鲁迅的交响作品,时机终于成熟,叶小纲怀着对这位文学巨匠的景仰,开始创作《鲁迅》。

  所有唱词均选自鲁迅原文

  叶小纲第五交响乐《鲁迅》由《社戏》《闰土》《阿Q》《祥林嫂》《野草》《铸剑》《朝花夕拾》《两地书》《魂》九个章节构成,全曲从不同视角诠释了鲁迅这位中华民族的伟大脊梁。

  鲁迅的作品浩如烟海,如何选择出这九部作品来架构交响乐作品?叶小纲说:“我的直觉还是儿时记忆最深的鲁迅,比如《闰土》《祥林嫂》《阿Q正传》等等。”

  该作品的所有立意均取自鲁迅原作,唱词均选自鲁迅作品原文。“我把鲁迅的句子摘出来,把我不要的裁掉,但自己不添加一个字。《两地书》那么长,我先挑出四页,根据我对文学的理解和故事的推动来裁剪,现在整个进程还是相当完整的,前面讲社会后面讲爱情,鲁迅从未被人展现过的温情的一面,这一次我展现出来了,这个我挺高兴的!”

  在宣传册上,叶小纲用了这样一段文字来描述鲁迅对于自己的意义。“在隽永时空中,鲁迅是心中永不灭熄之烛照,他不仅创造了生命的意义,也让芸芸众生体会到宇宙间深藏不露的教义。音乐表述了一个尚未开发的世界,为意识中仍未成形的宇宙观解开缰绳,打开在迷茫中失落的灵魂枷锁。”

  “《鲁迅》3.0版”集齐多位中国顶尖歌唱家

  2017年9月25日,在鲁迅诞辰136周年之际,《鲁迅》由浙江交响乐团在国家大剧院首演,引起较大反响。

  同年12月2日,国家交响乐团再次演奏《鲁迅》,叶小纲为此作了修改,几乎把《朝花夕拾》完全推翻重来。“我觉得上一版的弦乐队不足以表现鲁迅在《朝花夕拾》中的那种苍凉和悲情,所以改成了管弦乐队版,效果更好一些。”《魂》的改动也非常大,“基本就是重写了,尤其是《魂》最后有些疯狂,我就是要这个劲儿。”

  “刚开始是叫交响诗,要知道‘第五’在交响乐历史上都是作曲家最重要的作品,所以我一开始也没有敢叫‘第五’,但后来由国交演奏第二稿后,我觉得可以叫‘第五交响乐’了。”

  此次献演深圳“一带一路”国际音乐季,追求完美的叶小纲又对作品进行了进一步调整。他说,《鲁迅》聚集了多位中国顶尖歌唱家,刘嵩虎、沈洋、朱慧玲将分别演唱《闰土》《阿Q》《祥林嫂》,《铸剑》由石倚洁、刘嵩虎、沈洋共同演唱,而鲁迅与妻子许广平的《两地书》则由王威、石倚洁演绎,小说演播艺术家徐涛将朗诵《野草》。

  “比如石倚洁是世界级歌唱家,飙高音特别过瘾,我是专门为他那个嗓子选的,所以才写得那么刁钻,《铸剑》里黑色人‘该死、活该’那些词,别人是唱不上去的。还有王威、沈洋、朱慧玲、刘嵩虎,都是现在国内外最活跃、最具影响力的一批顶尖声乐艺术家。在这次的深圳音乐会上,他们的演绎一定会让观众过足瘾。”

  考虑将《鲁迅》带出国门

  用西方交响乐讲述“中国故事”,叶小纲这些年来一直在做这样的尝试,还将《深圳故事》《西藏之光》《锦绣天府》《长城交响乐》等一部部作品带出国门。

  “在国际舞台讲述‘中国故事’,有两类是很受欢迎的:第一是表现中国的内容,比如西藏、四川、江苏、河北等带着一方水土、一方音调的音乐;第二是有中国文化情结的,比如长城。国外观众对这些内容的理解并没有困难,因为音乐是共通的语言,这样的尝试屡试不爽。今年我还要到爱尔兰、秘鲁去。让中国音乐走向世界,是我乐此不疲的事情。”

  他说,他也考虑在适当时机把《鲁迅》带到国外舞台,因为音乐应该更加关注这个时代、关注时代精神。“音乐应该对我们这个时代给予更多关注,不应将人的社会及精神因素置创作之外,否则会被人类社会所淡忘。音乐能滤去尘世中的焦虑与不安,能让囧迫之心胸变得更加宽容与仁慈,使人在任何心境都能涌起对善美的向往与信心。”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