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春游“清照园”
更新时间:

  来到济南章丘“清照园”时,天空正下着小雨,雨中的花草更显妩媚,也更让人爱怜。看到“漱玉堂”匾额时,很自然地想起李清照的《漱玉词》,也自然地想起李清照那首回忆少女时代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如梦令》,明媚灿烂的心情跃然纸上,活泼欢快的笑声也在字里行间流淌。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根据《章丘县志》记载,溪亭是当时济南名医徐正权的私家园林,旁有一片百亩荷塘,与清照故居相连。李清照的少女时代是天真烂漫的,是幸福的。这在她的很多词里都能看得出来。“淡荡春光寒食天,玉炉沉水袅残烟。梦回山枕隐花钿。 海燕未来人斗草,江梅已过柳生绵。黄昏疏雨湿秋千”这首《浣溪沙》中除了有人们熟悉的“秋千”外,还有一种古代非常流行的游戏“斗草”。宋人的很多诗词中,都提到了“斗草”,例如北宋词人晏殊的《破阵子》中,就有这种游戏:“疑怪昨宵春梦好,元是今朝斗草赢,笑从双脸生。”

  “斗草”分文斗和武斗,武斗是两人以草相钩,用力拉扯,断者为输。这种玩法一直到现在依然很流行。看过《红楼梦》的读者都知道,六十二回中就有写斗草游戏的情节。看到这段文字,就能想象出当年李清照与一群童心未泯的少年女伴玩“斗草”游戏的情景了,那该是怎样一种让人无比留恋的生活呀,可是成年后的李清照很少有这种快乐了。

  她十八岁嫁太学生赵明诚后,婚姻生活典雅美满,夫妻是恩爱幸福。但赵明诚做太学生时一月只能回家两次,出仕后也常外出,这让李清照的离情别绪占据了内心,时常化作美丽的诗句落笔成章。更让李清照难以承受的是,靖康之乱后,赵明诚病逝,李清照更觉得寂寞孤独,她的很多诗词,都抒发了这种真情实感。特别是她年近五十时,接受了一个叫张汝舟的男人的求婚,更让她的生活雪上加霜,心乱如麻。原来这个张汝舟并非是冲着爱情而来的,他是看上了李清照所剩无几的文物。面对这样一个感情骗子,李清照拿出破釜沉舟的勇气,毅然决然地与之离了婚。

  按照宋朝的法律《刑统》之规定,妻告夫,虽属实,亦应徒刑两年。可李清照顾不上这些了,为了早日摆脱张汝舟,她豁出去了。虽然最后李清照也被判入狱,但她仅仅蹲了九天,就被大家救了出来,免受了牢狱之苦。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友凶横者十旬,盖非天降;居囹圄者九日,岂是人为?”看似一个弱女子,真的下起决心来,颇有点“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英雄气概哩。

  纪念堂内两个展室,陈列着“书香门第”“词坛绽绣”“志同道合”“流寓江南”四组栩栩如生的蜡像,让我们穿越时空,再一次看到了李清照当年的生活。而正厅西侧曲廊南端“溪亭”旁曲廊的墙上,镶嵌着30多方当代著名书法家题写的李清照诗词碑刻,让我们又一次以另一种方式重温了李清照的诗词。从“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娇羞少女,到“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的老妇,李清照的一生,正是宋代历史的真实写照。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