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精雕细“斫”六十载——访香港斫琴师蔡昌寿
更新时间:

  在充满现代感的香港赛马会创意艺术中心,一家有着80多年历史的乐器制造厂隐匿其中。掀帘而入,墙上挂着的十张古琴格外显眼。

  头发灰白、身形瘦小的厂主蔡昌寿倚在木椅上,静心聆听录音机播放的古琴音乐。上个月,他刚凭借“斫琴”技艺获选为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成为目前香港入选该名单仅有的3人之一。

  古琴是中国最早的弹拨乐器之一,“斫琴”是制作古琴的雅称。香港的古琴艺术早在2014年被列入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

  年过八旬的蔡昌寿出生于乐器世家,从小就与乐器打交道。百年前,他的祖父在汕头创立“蔡福记”乐器店,在香港也已开业80多年。蔡昌寿小学时就懂得制作琵琶、古筝、二胡等中国传统乐器。

  与古琴的不解之缘,要追溯到60多年前。蔡昌寿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忆述,在中学时期,遇上到“蔡福记”修理古琴的著名浙派琴家徐文镜。那是他第一次接触古琴,觉得和其他乐器不同,声音也好听,于是对它产生了兴趣。

  然而,徐文镜并未立即答应收他为徒。蔡昌寿回忆,当时徐文镜已接近失明,他则逃学到徐文镜家里替他打点日常生活,还会捎带些吃的和用的。日子久了,这份诚意终于打动徐文镜。后者便收他为徒,教他斫琴。

  斫琴工序繁多,简单而言,有“寻、斫、挖、镶、合、灰、磨、漆、弦”九个步骤,但当中不乏重物操作,例如用斧头砍、用机器磨等。蔡昌寿的双手已是老茧横生,右手拇指的上部还曾在斫琴时被意外切断。

  然而即便经历过这些伤痛,蔡昌寿对古琴的热爱有增无减,这份热情让他坚持斫琴逾六十载,也支撑他走过了最困难的时期。

  1992年的一场大病——食道癌,令蔡昌寿的身体大不如从前,但他也从未想过放弃古琴,“因为我对古琴好有热情”。在医生和好友的建议下,他开始致力于培养新一代斫琴人。

  自1993年创立“斫琴研究班”至今,蔡昌寿已收约50名学徒。“想要斫琴必须要先会弹琴”,这是他择徒的基本标准。他很高兴能看到现在有这么多人喜欢古琴,因此并不担心这门手艺会失传。

  他坦言,斫一把古琴不容易,粗略地做也至少要200个小时,且耗体力。自己对学生的要求,就是从原木的开料、刨琴面、挖共鸣箱,以至打磨、上漆、张弦等,从头到尾都要一手包办,他希望能把斫琴技艺原汁原味地保留下来。

  坚持逾半世纪,蔡昌寿斫琴250余张,还有一些未上漆的古琴胚子。谈到斫琴的关键,他认为挑选木材尤为重要。在他眼里,越是旧木越有成为好琴的潜质,例如屋梁的旧木、老家具等。

  他笑说,以前遇到旧建筑清拆,朋友都会替他保留那些大门、横梁的木材。如今在工作室中,记者依然可以见到摆放在角落的旧木。有学徒透露,有的木材已摆放超过百余年。

  除教授斫琴外,蔡昌寿更于2011年成立“蔡昌寿斫琴学会”,致力保护及延续斫琴古法,让斫琴艺术传予后世。他“好开心”自己入选新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名单,并表示会继续教授学徒,使这门技艺得以延续。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