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肆说唐诗
更新时间:

  李商隐《安定城楼》

  迢递高城百尺楼,绿杨枝外尽汀洲。

  贾生年少虚垂泪,王粲春来更远游。

  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

  不知腐鼠成滋味,猜意鹓雏竟未休。

  都是从年少时开始读李商隐的,想必他的诗流传最广、给人最深印象的,还是那些谜一般的“情诗”。如《无题》系列,“相见时难别亦难”“心有灵犀一点通”之类。大概会有很多人,在心里是把李商隐定义为一个苦闷的“情种”的。

  年龄渐长,再读义山诗,就不能总停留在那个境界上。李商隐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他为什么写那些“情诗”,有必要再深入了解一下。

  王安石先生就突破了那个年少怀春的境界,因为他到了晚年更喜欢读李商隐,并且认为“唐人知学老杜而得其藩篱者,唯义山一人而已”。老杜啊,“诗圣”了解一下?

  李商隐写的最像杜甫的诗,除了《杜工部蜀中离席》,也就是这首《安定城楼》了。如果说“雪岭未归天外使,松州犹驻殿前军”是有意模仿杜诗,那么“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就是真才流露了。

  《安定城楼》是一首忧愤之作。李商隐身陷党争漩涡,抱负无以施展,而生出离之意。杜甫忧国,商隐忧谗,境界上有些差距,但共有一个“忧”字。

  李商隐算是“牛党”代表令狐楚的门生,但是后来又做了“李党”代表王茂元的女婿。他一生的困顿失意,皆缘于此。“不知腐鼠成滋味,猜意鹓雏竟未休”出典《庄子·秋水》,鸱得腐鼠,竟怀疑飞过的凤凰要跟它抢食。这两句诗表露了李商隐对朋党纷争、谗言猜忌的强烈鄙弃。

  崔珏在义山死后,作《哭李商隐》。“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抱未曾开”可谓对李商隐一生的概括。这两句再概括一下,就是“有才,失意”。

  回过头再看李商隐那些著名的“情诗”。“有情,失恋”难道不是“有才,失意”的另一种表述吗?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