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与书相伴的人生
更新时间:

  童年我的兴趣广泛,与玩伴们“过家家”“打野战”,玩田沟小溪打鱼摸虾的各种游戏,但真正细算下来,还是读书。不管看得懂还是看不懂,或是看得似懂非懂的各类书籍,床头上时常放着,作文集、故事本、小人书……母亲要我干点家务,别的小孩可以用玩具和糖果来哄,我一定要用书来哄。童年最喜欢逗留在父亲的书房,在自制的书架上翻书。那时,对读书我并不知道有多大意义,纯粹是在小朋友面前,保持“故事王”的称号而已。

  岁月如歌,与书相依相伴。书为我开辟了一条充满理想、充满希望的路。我像一只快乐自由的小鸟在书中尽情飞翔,随着日趋成熟,书对于我不再是一种说不上理由的爱好,它给予了我智慧,教会了我思考,奏响一首高昂或悲壮的英雄之歌,呈现一篇篇或温馨或残酷的真实社会写真,恒久的缄默召示“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崖苦作舟”。读书视为与朋友一次精神的聚会,从悲愤的屈原、狂放的李白、坚强的李清照、忧郁的曹雪芹到幽默的马克?吐温,品味喧嚣浮躁的尘世,感受那智慧与哲理光芒的动人魅力。

  读书的“春天”是在上大学期间。至今有人问我,大学生活中最值得留恋的地方是哪里,我毫不犹豫地回答——图书馆。进入大学后,图书馆功能齐全,彰显出知识的生命力,尤其是专业课程更需要在图书馆查阅补充,日积月累拓展了我的知识层面。就这样图书馆便成了我的知识补养乐土,也是躲避各种无聊应酬的最好推辞。坐在图书馆,我有一种暴富的感觉,拥有万众金山的喜悦。

  而今,在繁华喧嚣中,更是喜欢读书的那份心静与心境,正如五柳先生所说“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欣然忘食”。唯有书,没有阡陌纵横的仕途官道,没有粉饰大多的灯红酒绿,没有油彩过重的熙熙人流,一切都那么真实、那么质朴。一卷在手,并不刻意,读书不问理由,图个高兴。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