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当年的路
更新时间:

  当年仅一车道的水泥路已面貌一新,路面拓宽了一倍,走在路上,只感到宽广、整洁、舒坦。道路两旁,一栋栋小楼房鳞次栉比,填充了当年一望空阔的田野。我一路徜徉,不时有公鸡咯咯地、母鸡咕咕地,从路的一旁跑到另一旁。

  “铃铃铃……”几个身着校服的学生,骑着自行车擦身而过。恍惚间,我回到了当年。

  凉风习习,空气中飘来混合着青草、泥土、各种农作物,以及河水的气息。天空清澈如洗,几朵白云镶上了太阳赠予的金边。清晨的连中路上,三三两两的骑车少年,或着校服,或着便装,说说笑笑。偶尔有几辆风驰电掣,伴随着青春的呼喊。

  两个少年,并排骑车缓行。左边那个少年,双手紧紧攥着车把,似乎生怕车把忽然闹别扭,把他摔个狗吃屎似的。他的同伴,却只用拇指和食指轻扣车把尾端,其余手指都蜷在手心里。左边少年终于发现了他同伴的小把戏,惊圆了双眼:“你不怕跌跤哇?”同伴呵呵一笑,没说话。左边少年等了一会儿,无奈地摇了摇头,不再说话。他们踩踏的节奏渐趋一致,脸上都渐渐露出浅浅微笑,似乎很享受这种情形。后面又来个骑车少年,慢慢超过了他们,也许是忽然感觉到了氛围的不同寻常,转头好奇地问道:“你们怎么不说话的?”两个少年相视一笑,还是没说话。

  二十年弹指一挥间,能待在一起而什么话都可以不说的朋友屈指可数。阿建同学,骑车时还玩当年那小把戏吗?

  二十年前的这条通往连平中学的小路上的一幕一幕,异常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曾经,为了锻炼身体,在冬天灰蒙蒙的清晨跑步上学,我总觉得这条路是那么坚硬,那么漫长。是谁,在我终于跑不动时,陪着我走走停停?

  ——曾经,我鼓起勇气,沿着那新筑的半米来宽的斜坡挡土墙的顶部骑车下坡,紧张得全身紧绷,心脏狂跳,呼吸几乎停止,一百米左右的路程像是走了一辈子。由于斜坡刚开始填土,挡土墙就相当于一头高一头低的一堵墙,最高处几乎有两层楼高。是谁,在我畏惧退缩时鼓励道,你胆子太小,要锻炼一下?

  ——曾经,我终于开口叫了那个心仪已久的女同学的名字。“欸。”我穷尽想象力也想不到,帅气的她竟能发出那般温柔的声音。是谁呀,至今仍在后悔,当时憋红了脸也没敢回一下头,去看看她那时的面容是否也同样温柔?

  ——曾经,是谁,在那段迷茫、狂躁却又倍感无助的失控岁月,阴雨天倔强地不肯带雨衣,终于有机会淋成了落汤鸡;大冬天倔强地不肯戴手套,任由手指长满冻疮,好几个关节冻裂出血口子,“享受”那寒风中的麻和痛;大白天和几个同伙瞅准班主任还没到班的当儿,一路狂飙去电子游戏厅……到底是谁,问我借五块钱买游戏币,好像至今还没还?

  …………

  “叭叭——”一辆小轿车飞驰而过,把我带回了现实。脚下的路已不再是当年的路;尘封的旧事却历久弥新。

  当年的少年们——现在的大叔大婶们,别来无恙乎?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