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肆说唐诗
更新时间:

  严恽《落花》

  春光冉冉归何处,更向花前把一杯。

  尽日问花花不语,为谁零落为谁开。

  这首诗跟李商隐的《落花》挨得很近,不论是从作诗的年代上看还是在《全唐诗》里的位置上看。在历代咏落花,或者说是送春诗中,这两首诗都是数得着的名篇。只是,一个作者太有名,一个太没名。

  要论对后世的影响,严恽的这首《落花》说不定还更大一些。苏东坡有句“太守问花花不语,为谁零落为谁开”直接套用了这首诗。此外在宋词里,欧阳修有“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朱淑真有“把酒送春春不语,黄昏却下潇潇雨”。

  本来嘛,花开花落自有时,总赖东君主。自然规律,不可抗拒,应该随它去。但是,风花雪月啥的,一旦跟自己的心情勾连起来,人就总忍不住要问一句咋回事、为了啥,点解总干这种落井下石趁火打劫釜底抽薪的事。

  唐朝举进士,放榜总在春天。严恽这一生,考了很多次,始终考不中。也就是说,春天的花,从不为他开,总是为他败。严恽到底考砸了多少次?一般认为是十次。因为他的朋友皮日休在他死后,有《伤进士严子重》一诗,起句曰“十哭都门榜上尘,盖棺终是五湖人”。注意,诗题里的“进士”只是个敬称。严恽多次被“举进士”,但始终不第。

  反反复复遭受一万点落花的伤害,于是有了这首非著名诗人作的著名的诗。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