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侠之大者 江湖永别
更新时间:

  10月30日19点刚过,一则“金庸逝世”的消息出现在网络上,并在朋友圈蔓延。作为一个“被逝世”二十多次的泰斗级人物,人们的第一反应是:这次会不会又是假新闻,很快,这个消息为香港和内地更多的官方媒体所证实:这次是真的,这位94岁的侠客,真的走了。

  从那一刻开始,网络及社交平台上,各种对金庸的哀悼与追念如洪水般涌来。

  这注定是一个哀痛的日子。

  著名作家金庸逝世

  新华社香港10月30日电(记者 郜婕 牛琪)以笔名“金庸”写作多部武侠小说的著名作家查良镛30日下午在香港逝世,享年94岁。

  查良镛生于1924年3月10日,浙江海宁人。他20世纪40年代移居香港,50年代开始以笔名“金庸”创作多部脍炙人口的武侠小说,包括《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天龙八部》《笑傲江湖》《鹿鼎记》等。

  除了武侠小说的成就外,查良镛还是知名报人、社会活动家。他于1959年创办《明报》。

  查良镛一生获颁荣衔甚多,包括国内外多所知名高校的荣誉院士、荣誉博士、名誉教授等;2000年获香港特区政府颁授最高荣誉大紫荆勋章;2001年,国际天文学会将一颗由北京天文台发现的小行星命名为“金庸”星。

查良镛曾任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2005年,他获剑桥大学授予荣誉文学博士名衔。

  2017年,香港文化博物馆开设常设展馆“金庸馆”,通过早期流通的小说版本、手稿、文献、照片等300多项展品,向公众展示金庸武侠小说的创作历程及其对香港流行文化的影响。

  1

  金庸的文学世界

  “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一定有金庸的武侠小说。” 金庸继承了古典武侠技击小说的写作传统,开创了“新派武侠”的风格。六十多年来,其作品在风靡了全球华人世界的同时,也使中国特有的武侠小说创作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从20世纪50年代末至70年代初,金庸共写武侠小说15部,取其中14部作品名称的字首,可概括为“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包括《飞狐外传》《雪山飞狐》《连城诀》《天龙八部》《射雕英雄传》《白马啸西风》《鹿鼎记》《笑傲江湖》《书剑恩仇录》《神雕侠侣》《侠客行》《倚天屠龙记》《碧血剑》《鸳鸯刀》《越女剑》在内的共15部武侠文学作品,标志着中国通俗文学的一个高峰,并在随后的数十年间,通过影视、游戏、音乐等文化载体,影响了一代又一代华人。

  金庸是浙江海宁查家的第二十二代孙。海宁查家“以文为业,书香传家”,家族史可追溯到600多年前。因为家学渊博,金庸从小便饱读诗书。八岁那年,金庸无意中看到生平第一部武侠小说《荒江女侠》,“琴剑二侠”的行侠生涯深深地吸引了他。此后,金庸便四处搜罗武侠小说,一睹为快。此后数年,金庸看过的武侠小说有数十本之多。可说是为金庸日后走上武侠小说创作之路,埋下了一颗蓬勃的种子。

  1944年,金庸考入重庆中央政治大学外交系。抗战后,于杭州《东南日报》任记者。1946年秋,24岁的金庸进入上海《大公报》任国际电讯翻译。在《大公报》香港馆任职期间,金庸先后做过记者、翻译和编辑。

  1952年,金庸转入《新晚报》做副刊编辑,曾用“林欢”“姚馥兰”等颇具女性色彩的笔名写影评,借此消解当时报纸副刊浓重的男性色彩。此后,《新晚报》在副刊上试辟武侠小说连载专栏,金庸以此笔名写就的第一部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一炮打响,《新晚报》一时间洛阳纸贵,销路倍增,梁羽生、金庸亦因此声名大噪。《新晚报》之外,他又开始在《商报》连载《碧血剑》,之后是《射雕英雄传》。

  金庸的武侠小说震动了文坛,在离开《新晚报》之后,于1959年创立了自己的报纸《明报》。早期的《明报》以小说及趣味资料为主,配上他的武侠小说吸引读者,每日出版一张。但《明报》创刊初期亏空严重,这一情况随着《神雕侠侣》在《明报》创刊号连载开始扭转。1961年,《倚天屠龙记》《鸳鸯刀》《白马啸西风》开始在《明报》连载,1963年,《天龙八部》开始在《明报》连载;1972年完成《鹿鼎记》后,金庸宣布封笔。

  2

  浪漫文人,也是精明生意人

  《明报》是金庸继武侠小说之后创造的又一奇招,但长期为他的“大侠”之名所掩。《明报》创办时,资本仅10万港元,金庸出8万,另两万为他的中学同学沈实新所出。到《明报》1991年股票上市时,其市值已达8.7亿,金庸独占6成。1992年,金庸开始卖出《明报》的股份,估计前后可套现10亿以上。

  《明报》初创时,以连载金庸自己的小说《神雕侠侣》为号召。此外,金庸还亲任社论主笔,成为吸引读者的另一块黄金招牌。那时他下午写小说,沉浸在虚构的古代江湖刀光剑影里;晚上则写社论,又在现实的世界中“神雕侠侣”起来。

  办报纸不同于写那些武侠小说,金庸看得十分实际,实际到抠门的程度。他对《明报》记者,一直实行“微薪制”。

  金庸给作者的稿费也不高。不少名专栏作家,如张小娴、亦舒等都是从《明报》出的名。《明报》的专栏版极有江湖地位。大报低酬,仍然趋之者众。在《明报》开专栏,是身份的象征。

  不过,也有人对金庸谈稿费。林燕妮当年被称为全港最好的散文作家,当初也为《明报》撰稿,要求金庸加稿费。金庸说:“你那么爱花钱,加了又花掉,不加。”亦舒也叫他加稿费,他又说:“你又不花钱的,加了稿费有什么用?”亦舒为此在专栏里骂他。金庸看了,仍笑着说:“骂可以骂,稿照样登,稿费照样一点不加。”

  3

  金庸小说“登堂入室”进入内地

  金庸小说进入内地应该是上世纪80年代的事情。从此养育了几代内地武侠小说读者。其中不乏很多学者和作家。

  1990年,还是青年学者的陈平原写了《千古文人侠客梦》,讲了游侠想象在整个中国历史及文化上的贡献。陈平原还在北大设了“中国人的游侠想象”专题课。后来引起轩然大波的是1994年北京大学授予金庸名誉教授称号,当时在理论界引起很大的争议。

  金庸小说在上世纪80年代就进入内地,有的是盗版的,有的是从香港带进来的,各种各样的单行本在读者中流传。1994年,金庸小说正式授权三联书店印行,这套全集对上世纪90年代以后金庸在内地的推广普及,有决定性的意义。

  2008年到2013年,由于各种因素的考虑,金庸对自己的小说做了较大幅度的修改,交给广州出版社和花城出版社刊行。对这次修改,读者并不是太接受。

  上世纪90年代,围绕金庸的争论一直存在,其中王朔对金庸的批评曾激起很大的波澜。但金庸先生的回应非常客气,说了些王朔先生很聪明之类的话,根本不与其讨论武侠小说好坏的问题。讨论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公众的关注是最要紧的。

  陈平原认为,金庸作为一个杰出的武侠小说家的成就,大家没有争议。争议在于,武侠小说作为一种类型小说,有其自身特点,在文学史上地位的高低。金庸不喜欢人家说他是“武侠小说家”,他更愿意说自己是“小说家”。

  陈平原说,其实很久以来,尽管读者很多,金庸小说还是不太能登大雅之堂。后来,随着不少学者介入,包括在国外召开的几个学术讨论会,如1998年在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刘再复和葛浩文组织召开“金庸小说与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国际学术讨论会,2001年在日本横滨神奈川大学召开“金庸小说研讨会”,风气开始转变。经过这些学术活动,学界不再用轻视的眼光看待金庸,承认他是一个重要的作家,也承认武侠小说作为一种类型小说值得关注。这是一个“登堂入室”的漫长过程。

  4

  金庸与二月河深圳读书论坛相见欢

  2005年12月16日,金庸与二月河同时出现在第六届深圳读书月的论坛上,谈文论道,围绕“历史、小说、人生”这一主题展开了一场对话。这可能是公开记录中唯一一次金庸在深圳的公开露面。

  为了促成这次对话,读书月组委会颇费周折。在筹备读书论坛时,组委会工作人员曾数次前往河南二月河的家中当面邀请,但终因二月河11月有事在身,不能在11月读书月期间来深,因此将演讲推延到12月,同时他希望能借此机会见见景仰已久的“金大侠”。为了促成这次“深圳之约”,在2005年9月27日下午,组委会代表专程赴港拜会了金庸先生,转达了二月河的愿望,得到了金庸先生的欣然应允。据了解,两位大师原本在香港可有一次见面的机会,金庸想邀请二月河相聚,但因二月河匆匆离开而令两人缘悭一面,这次“深圳之约”刚好可以弥补那次遗憾。由于金庸先生要前往英国剑桥读博士学位的缘故,他要在12月初才能返港,但他表示届时必定赴深与二月河一晤,于是二月河出席深圳读书论坛的时间便定在了12月中。

  那天的对话在深圳电视台演播大厅举行。有听众提问金庸为何这么多年之后还要修改自己的作品,金庸表示自己觉得有些作品中有漏洞,所以需要改一改,“《天龙八部》里面很多人物之间的关系我自己都搞不清楚,现在新版《天龙八部》改动很大,这些关系理得头绪清楚了。《鹿鼎记》本来想大改,让韦小宝的几个太太消失,后来有很多读者写信反对。所以现在没有太大的改动,只是有漏洞的补了一补。”他还说,作为作家,人家改动他的东西他都不喜欢,电视剧《天龙八部》算改得很少的。

  对于如何定义侠义精神,金庸的回答很朴素:“帮助人家就是好事,损人利己和损人不利己都是坏事。所以侠义精神就是牺牲自己帮助人家、拔刀相助。”至于有人说今天的社会价值的多元化使侠义精神生存的空间越来越小,金庸表示因此就更要提倡侠义精神了,“路上有垃圾要主动拾起来,帮助深圳更加清洁就很好,如果乱吐痰就违反侠义精神了。总之应该做一个好人,尽可能帮助人家,不要损害人家。”

  对话结束后,金庸先生应记者要求,欣然为深圳特区报读者题词。

  5

  金庸的影视世界:侠义永存江湖不远

  对许多中国人来说,金庸就是一个故乡,一个精神世界里的武侠故乡,而这个故乡,不只是用文字铸造的,也是千千万万人用影像筑造起来的。

  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开始,1958年的《射雕英雄传》等电影作品露面之后,峨眉影片公司又将《书剑恩仇录》《神雕侠侣》《鸳鸯刀》《飞狐外传》改编为系列电影。1967年,在邵氏兄弟创办TVB,开始涉足电视业的同时,邵氏也开始拍摄金庸小说改编的电影,《倚天屠龙记》等作品再度被影像化。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的影视共举时代,在他的小说还在不断被改编为电影的同时,香港的佳艺、无线、亚视,以及台湾的中视、台视,相继将金庸小说改编为长篇电视剧,我们所熟知的翁美玲版《射雕英雄传》,就出自这个时代。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依然是影视并存,只不过,内地的影视公司开始加入改编队伍,1994年由黎学文导演、黄海冰主演的《书剑恩仇录》成为首部由内地拍摄的金庸剧,此后,大部分金庸小说,都有了内地影像版,张纪中、于正改编的金庸剧,都曾引起关注与争议。

  比起隔几年一部的电视剧,金庸作品的电影的影响力似乎逊色不少。这主要因为金庸武侠篇幅较长,更适合电视剧改编。电影版往往很难得金庸故事精髓。不过优秀的电影版似乎更加经典。

  邵氏是金庸武侠大户。从1967年改编自《倚天屠龙记》的《神剑震江湖》开始,一直到1984年的《新飞狐外传》,共有23部影片改编自金庸作品,几乎把“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拍了个遍。

  《神剑震江湖》是邵氏拍的第一部金庸电影,故事改编自张翠山和殷素素的剧情。之后的《儒侠》《五毒天罗》都是这种与原作剧情忽远忽近的“盗版”路子。

  邵氏金庸也有经典作,1981年的《碧血剑》,1983年的《鹿鼎记》都是个中代表。一般认为改编金庸电影的最好办法是大刀阔斧剪裁剧情,保留其精华。徐克《笑傲江湖》作为电影本身是成功的改编。

  上世纪80年代邵氏衰落,对金庸武侠的大规模改编暂时停了下来。在新武侠时代,徐克、程小东等仍不断从金庸作品中汲取灵感。作为新武侠的开创者,徐克重拾金庸武侠,让其再度亮相大银幕。

  上世纪90年代初,徐克工作室的《笑傲江湖》三部曲大获成功,尤其第二部《东方不败》更是让林青霞的反串名留电影史。

  金庸武侠电影有三十余部,算上各种衍生数量还会更多。

  它与香港电影互相成就,从老邵氏到新武侠,滋养了一代又一代电影人和观众。不过随着港片及武侠题材的衰落,进入新千年后已再难在大银幕上看到金庸作品。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