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雨天的快乐
更新时间:

  我的家乡是一个偏僻的小地方,“窝”在台地与大海交接的凹地里。每年都有胆子大、脚力好的螃蟹傻愣愣地爬进门来。由于靠海太近,外人从海上来,一上岸就看见村庄了。据老辈人说,明清时期,先祖们可不少与海盗、倭寇发生枪战。但是从陆地来,则不容易发现这个小村庄。

  读小学时,第一次看《中国地图》,就拼了命找家乡在哪,找不着,问老师借了放大镜找,还是找不到,只好憋屈地在一个大地名旁边偷偷画个点,标上村名。

  人在找家乡时,竟然对整个地图都产生兴趣,把那些知道与不知道的地方联系了起来,说是找家乡,实在是找全国。

  既然是小地方,自然便是小国寡民。家家户户平淡无奇地过着小日子,寻着小乐趣。平时,各忙各的,有时打个照面站在原地打圈儿倾谈,有时串串门套套亲,或吐吐胸中郁结;有时也小有争执,或开个玩笑,搞个恶作剧,以添个乐子。

  然而,一到下雨,情形就立马不同,许多平时没有的事体就生了出来。

  人分了群,老人猫在自家屋里看小人书和唱本,遇会唱的段落也哼哼两句,不认字的,大多在躺椅上打盹。青壮年就分作三四处,聚在某一个人的家里讲故事、闲聊、吹牛、打闹,宣泄浑身的精气神。这伙人,最是会折腾。女人们大都操持着家务,空闲的也要聚在一起,偷偷讲家长里短,做衣服、做葵扇、文脸、拔眉毛、染唇、修指甲;也有聊私密的,讲到开心处,或咯咯地压低声音笑,或“轰”地笑作一团——有大喊肚子疼的,有呼天抢地大叫笑“断”肠子的、笑“死”了的。一边捂着肚子俯仰,一边忙不迭地抹笑出来的眼泪。

  小孩子遇到夏雨,呼啦一下,全都跑进雨里撒欢。有学大禹治水垒叠“水坝”“行船”的,有“开渠”“泄洪”的,有踢水“打仗”的。他们不停地变换花样,忙的忙成一团、乱的乱作一堆。别小看这些土得掉渣的活动,能力和聪明劲往往就是这样培养的。

  夏天的雨一般时间较长,人也有了闲,大部分人家便割肉买菜,煮饭吃。

  全村便飘散开饭菜的香味。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