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世说新语》:智慧的栖居
更新时间:

  《世说新语》是南朝时代刘宋宗室临川王刘义庆和门下士人辑录而成的一本笔记小说,主要记述魏晋人物言谈轶事,对后世影响很大。这本虽然只是薄薄的书,每则多者三二百字,少者甚至只有几十字,但这简单的三百五十三个故事,却十分形象地反映了当时的社会风貌和士大夫阶层的生活状况、精神世界。每读一次《世说新语》,每次都叫我为之悚然警醒。

  魏晋南北朝是继战国“百家争鸣”以后又一个思想解放的时代。汉末的战乱、三国的纷争、西晋统一不久的“八王之乱”、晋室的东迁、北方十六国的混战、南方朝代更迭带来的争斗,面对时代的诸多动荡不安,读书人既要适应战乱,又要适应改朝换代,一人前后属于两、三个朝代的情况屡见不鲜。在这种动荡的时局下,敏感的读书人感受到人生的短促,生命的脆弱,命运的难卜,祸福的无常,以及个人的无能为力。于是,人人追求自由、爱好佛道、寄情山水,思想超脱在分崩离析的社会动乱之外。《世说新语》最突出的价值,就是寥寥数语却传达出这些读书之人特立独行,率性而为,志趣品性如风光霁月般高洁的人格魅力,制造了一座精神的象牙之塔。当然,这些读书之人有矫情,有惺惺作态,但更多的透出一种超越物外、追求自由的强烈的生命意识,让人在寂寞和苦闷的社会生活中获得心灵的安慰。这种精神,就是后人所称道的魏晋风度、名士风流。

  少年时代读《世说新语》,魏晋名士言谈诙谐、个性张扬,不拘礼教,放浪形骸,潇洒风流如在目前,心中颇为艳羡,恨不能模仿一回。青年时代读《世说新语》,看到的是魏晋名士的神态超逸、语含机锋,时时透出一种人生的机智。而今,我已是中年,再读《世说新语》,我才透过魏晋名士越名教而任自然的表面,体会到那个时代读书人在放诞任性的背后激射出的生命最浓郁的美感,这种美感就是一种气节和风骨。在这个囿于外物羁绊,内心失去平静和淡定的时候,《世说新语》处处透露出的崇尚自然、张扬个性的思想,醍醐灌顶般叫我悚然惊起。和魏晋读书之人相比,生命的那种高贵、自由和淡定我早已久违。

  现代社会,每个人都少不得一种气节和风骨。这种气节和风骨,就是一种超然物外的精神的自由。一个没有气节和风骨的人,任他如何渊博和富有,都是一个庸俗无聊的人。今天再读《世说新语》,魏晋读书人身上所透出的强烈的生命意识和追求精神自由的高贵品质,如同一阵强劲的清风扑面而来,复苏了我枯槁的心灵,荡涤了我灵魂的灰尘,叫我在俗不可耐中找回一些自我。阅读《世说新语》,不失为心灵的一种智慧的栖居。只有今日,经历过繁杂人事,看惯了世间冷暖,我才算真正体会了《世说新语》所蕴含的人生哲理,领略了“世说”二字的真谛。

  唯书有色,艳于西子;唯文有华,秀于百卉。虽经千年,“世说”依然警世,“新语”仍旧常新。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