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从“舞台”走到“讲台”
更新时间:

  罗湖区舞蹈家协会副主席刘春燕是一位退休舞蹈教师,她桃李满天下,学生中不乏小明星,但更多的是传承了她的衣钵与精神、成为默默育人的辛勤教育者。刘春燕在来到深圳之前,是一位歌舞团的专业舞者,当年从“舞台”走到“讲台”,经历了一段曲折的心路历程。

  近日在接受深圳商报记者专访时,刘春燕说:“当年身份的转变确实让我纠结了很久,但后来的教育成果让我有了成就感和满足感,让我爱上了教育工作者这个职业。”

  事业开始于专业舞蹈演员

  1970年,热爱文艺的刘春燕进入吉林省通化市文工团,15岁的她成为了一名舞蹈演员。一年后,刘春燕调入长春市歌舞团,参与了许多芭蕾舞剧的演出。刘春燕告诉记者,长春市歌舞团后来并入吉林省歌舞团,自己便成为吉林省歌舞团的一员。“我跳了十几年了,很想读书,就考了吉林省艺术学院的第一届舞蹈系编导班。”从艺术学院毕业后,刘春燕再次回到吉林省歌舞团时,已经不想做演员了。“我更想做编导。”刘春燕说,“当时的吉林省歌舞团人才济济,实力很强,光舞蹈演员就有108个。给我的机会可能就比较少。正好我有个朋友在深圳,说深圳好,缺乏艺术人才。”于是在1989年12月30日,刘春燕在一次休假时坐上了开往深圳的火车。

  一到深圳,改革开放的气息扑面而来。“我一下火车,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国贸,印象特别深刻。”朋友把刘春燕推荐给罗湖区教育局的一个教研员,对方把她介绍到螺岭小学做舞蹈老师。“其实一开始我很不好意思、很不习惯,放不下舞蹈演员的架子。教小朋友跳舞,什么都要亲力亲为,给孩子化妆、穿衣服、准备东西,带着他们在剧院门口、广场上跳舞,再也不能像做演员时那样只顾自己对着镜子臭美了。”

  教学成果让我爱上教育事业

  真正让刘春燕安下心来的,是1990年5月的深圳市首届少儿艺术花会。“我是1990年1月来到螺岭小学的,2月孩子们放寒假,3月开学的时候我就编排了一支舞蹈,叫《校园的早晨》。”刘春燕把精力都放在这支舞蹈上,让她惊喜的是,这支舞蹈在首届少儿艺术花会上拔得头筹,将创作奖、表演奖都收入囊中。“教学有了成果,我忽然觉得有点意思。”成就感让刘春燕感受到了教育者的伟大,从此便一心只做育花人。

  1990年10月,刘春燕正式调入深圳。“从那之后我就爱上了舞蹈教育,没想过离开。”刘春燕告诉记者,在螺岭小学待了两年后,她调入行知职业技术学校,一直到退休。“每3年一届的少儿艺术花会,我带着孩子们参加过10届,有8届都拿到了一等奖。”刘春燕的舞蹈作品还收获过全国舞蹈比赛“群星奖”和“全国校园春晚”一等奖。她不仅给学生编导不计其数的舞蹈节目,还创建深圳市教师舞蹈团,为深圳教育界输送舞蹈人才。

  在刘春燕着重培养的几十个学生中,有的是“世界小姐”,有的考进北京舞蹈学院并留校任教,而最多的是散落在深圳各个学校,成为默默付出的舞蹈教师。

  罗湖舞协助力深圳舞蹈教育

  1998年,刘春燕开始潜心研究教学,并创编了专著《形体符号教学法》,2003年荣获广东省中小学教育创新成果一等奖,此一等奖空缺了7年。2004年,该书获得国家知识产权保护,刘春燕在北京舞蹈学院举行的全国舞蹈研讨会上演讲,获得业界的高度评价。其数字符号教学法还被编进由花城出版社出版的义务教育教科书《音乐》一年级及七年级的教材中。2016年,刘春燕带着数字符号教学法参加了第4届全国名师大讲堂,演示了教学的8个数字。

  而作为罗湖区舞蹈家协会副主席,刘春燕退休后仍然发挥着余热。“罗湖区可谓艺术教育强区,我也参与了许多晚会、节目的编导、排练。”刘春燕说,“‘一校一特色,一个孩子一个兴趣’,罗湖舞协在这一块付出了很多,经常去学校辅导、排练,罗湖文联主席戴素霞、文化馆馆长符史安都很支持。”

  刘春燕坦言,相较于音乐、戏曲,舞蹈更难走进校园。“舞蹈需要场地,学校要有舞蹈教室。”刘春燕指出,“音乐、戏曲、绘画都可以全班一起学,但舞蹈比较难实现。只能是喜欢舞蹈的小孩来练练功。”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