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仰望银杏
更新时间:

  银杏树之于我,就如同朋友和家人一般,每天上下班的路上,我抬头或不抬头都会看到,与我相看两不厌。它站在一日的晨昏之中,它站在一年的四季之中。

  它的枝丫一律随主干向上,没有旁逸的习惯,更不像垂柳一样柔弱,这一点与北方的白杨树接近。但与白杨树的区别也明显,似乎不是白杨树那样的粗枝大叶,长速呢,也不及其快,但灵秀很多。银杏的种植范围广,北到沈阳,南到深圳,都有。

  太湖边的银杏,又以苏州东山最为灵秀,就像曹雪芹将林黛玉安排在苏州出生最合适一样,东山的银杏,那才真有一种玉树临风的风范。树身没有遭受风沙的侵袭,没有沧桑感,没有老农一样过度的劳作使得骨骼粗大变形,影响黄金分割律。那树叶,绿时绿得是油汪汪的;黄时黄得也是油汪汪的,有种鸡油黄的质地。那扇形的叶面,几乎没有正反之分,不像别的树叶,正面明显油亮色深,反面就要黯淡苍白很多。银杏树对于叶子们很公正,叶子就像它的万千只招摇的手,手掌手背都是它的肉,不厚此薄彼,一视同仁。我有时就瞎想,莫非苏州绣娘独创的双面绣,就是从这银杏树叶得到启示?双面不分彼此,不厚此薄彼,都有自己的主题,就像十字路口当中的雕塑,前后都好看。如果没有这种境界,如那些人像雕塑,好是好,却只能正面看看,如果从背面看,非但没有表情,干脆就是后脑勺和臀部。

  前人关于银杏的描述中,我最爱东坡的两句,是以楹联的形式出现的,上联:“四壁峰山,满目清秀如画”,下联:“一树擎天,圈圈点点文章”。宽对,像其很多不为人知的古风诗篇一样,非常轻松自如,率性有味。仰头观树叶,“满目清秀如画”,俯首看树影,“圈圈点点文章”,俯仰之间,可爱的东坡与银杏融为了一体。我长期在栽有银杏的路边行走,最能体会这种视角。

  冬天的银杏树树叶脱光,钢笔画一般,少韵致,存风骨。春天一来,枝丫嫩苞蕴含万语千言,不声不响,就绽放满树的嫩绿。随后,满街满路的清香。我知道,看不见银杏开花,其实它是开花的。是一种真正的不事张扬,比昙花一现的昙花还要货真价实。不久,雌树上就结满了细如豌豆的小银杏果。这时的银杏树,是最妖娆的,也是东坡慷慨赠送楹联的时节。银杏洒下的阴凉不仅给了大文豪,谁从它的身下走过,都能接受到它的馈赠。在同一时间里洒下阴凉的,当然还有法桐和香樟,也是受到人们感激的。相对而言,法桐在春天里会有意无意中张扬起漫天的绒毛,像毛毛虫,撩妹一样落在行人的脖子里,眼睛里,给人带来烦恼。而且,它还早早地开始落叶,叶落得又极不爽快,拖拖拉拉,一直到深冬,这拖长的战线就给路上的清洁工增添了很大的麻烦。香樟树是好树种,如银杏一样少病虫害,但它是阴性树种,四季有叶子,换叶换得不露神色。带来的弊端是,冬天,树下的人们需要阳光的时候,它就帮倒忙了,不及银杏善解人意。银杏给人的是完全造福,不给人间留下一点点刁难。

  秋天是银杏果成熟的时节,路边的银杏会自动掉下果子,奖励一般给路上的清洁工顺带一点意外的收获。而且,满树的秋黄吸引无数欣赏的目光和镜头后,它们会一阵风脱落,一周左右全部脱光,给人满地黄金的惊叹。这之后,它们就没有一片叶子挂在树枝上,光秃秃的树枝两袖清风,光明磊落。对于天,它将大地和盘托出,交给你,你用你的阳光雨露浸润吧;对于地,它将长天完全让出,你尽情享受你的阳光和蓝天白云吧。这是银杏的风格。

  走在这样的树下,仰面观望,总是让人联想不断,心生敬意。有道是“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银杏树更是默默无闻地“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它在路边,一站就是高风亮节的风景,启迪树下的行人,久久与其为伍,成为它的家人或朋友。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