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百年纸龙舞 五代舞平湖
更新时间:

  在深圳市非遗保护中心副研究馆员夏侯蓝的带领下,“深圳记忆”项目小组近日来到深圳平湖,探访本土非遗“平湖纸龙舞”。这一次,项目组成员们感受到的不只是一个人的传承故事,而是一群人、数代人的文化守望。

  “深圳记忆”文化项目由深圳图书馆、深圳商报《文化广场》、深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共同发起,活动旨在发现城市文化脉络,传承深圳历史记忆,通过采访征集、拍摄纪录片、举办展览、建设数据库等形式,加大地方文献征集开发工作。此外,深圳商报《文化广场》之《发现深圳》周刊也开辟了“深圳记忆”专栏,让市民读者了解更多深圳人坚守文化传统的传奇故事。

  纸龙舞已流传数百年感受过合成号百年小食、大鹏濑粉、打米饼的手工作坊,体验过客家凉帽编织技艺、永丰源国瓷的制作流程、精妙绝伦的田氏剪纸艺术、惟妙惟肖的肖氏棉塑和细致而精密的“银壶收工技法”,这一次,广东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平湖纸龙舞”进入项目组视野。

  不论是纸龙的制作、舞蹈,还是技艺的打磨、传承,每一个细节,无不透露出平湖刘姓村民对先祖的尊崇和对未来美好生活的祈愿。

  采访在平湖凤凰新村内的纸龙工作室进行。时值年末,平湖纸龙队的成员们已经在工作室忙开了。室内堆满了制作纸龙的工具,一雌、一雄两条纸龙初具雏形,龙头金光闪闪,威风凛凛。按照惯例,每年中秋节一过,60多个人的舞龙队就要开始投入纸龙舞的制作、排练当中。平湖纸龙舞代表性传承人刘旦华介绍说,平湖纸龙舞是平湖刘氏村民在每年春节期间表演的一种以演绎上古神话故事为主要内容、用来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收、国泰民安的传统舞蹈,至少已有数百年历史,目前流传于深圳市龙岗区平湖街道平湖社区(原平湖村)。


  刘氏先祖被封“御龙氏”

  舞龙各地都有,平湖纸龙舞有何不同?

  刘旦华介绍说,首先,平湖纸龙是以牛油纸蒙裱于竹木骨架上,由龙头、7段龙身和龙尾组合而成,故称“纸龙”;其次,龙体分为若干段,舞蹈动作奔放与优美兼具,且带有情节性与叙事性,艺术张力强;舞龙表演目前有6个套路,主要演绎“鱼化龙”这一上古神话故事,而全部过程又分为“迎龙、养龙(驯龙)、送龙”三大结构;比较特别的是,平湖纸龙舞分为男女两队,不会混舞,此阵列与古籍中所载的上古神话“天降双龙、一雄一雌”恰好对应。此外,舞蹈表演配有禹门、玉柱(俗称大栋)、金鲤鱼、旗幡等,在舞龙之前、之后还必须举行隆重的“请龙神”“送龙神”仪式,民俗味很浓。

  “平湖纸龙舞已成为华夏龙文化的重要载体,且早已成为平湖及周边地区春节必不可少的大型欢庆、祈福活动,其表演形式与内容与上古神话相对应。”刘旦华回忆说,自己很小的时候就听父亲讲述他小时候听爷爷奶奶讲刘氏先祖精通“养龙”之术,并曾在夏朝被封为“御龙氏”的故事。“在大人们心目中,舞动的纸龙,正是传说中法力无边、快乐行善的金龙的化身;在孩子们眼里,龙不仅是神力的象征,还让人心生敬畏。”刘旦华说。

  中断42年后恢复演出采访行至一半,舞龙队的男女队员悉数到场,一场曾登陆央视、让无数观众啧啧称赞的纸龙舞表演开始了。

  随着激昂的锣鼓唢呐声响起,两条十来米长的金色纸龙上下盘旋、左右飞腾,吸引着众多居民驻足观赏。每年的春节、元宵节,平湖纸龙舞都是平湖社区的一大特色节目,为本地居民及留下过年的来深建设者献上独具特色的民俗文化大餐。

  交谈中,记者得知,已传承数百年的平湖纸龙舞从1966年开始曾停演42年,直至2008年才得以恢复,这一切归功于刘氏三代人的不懈努力。


  刘旦华介绍说,平湖纸龙舞有记载的第一代传承人为刘达洲(生于1883年),其学艺期约在十九世纪末期。之后历经第二代刘寿发、第三代刘荣芳、第四代刘颂荣,至第五代刘旦华、刘荣康,其传承方式均为师传。

  “自先祖刘达洲引领舞龙队之后的百余年间,虽然内乱频仍、外敌入侵,纸龙舞也未曾在当地中断表演。但在‘文革’时期,纸龙舞被迫停演。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曾有人尝试将纸龙改为布龙恢复表演,1983年又有人想重新组建舞龙队却未能如愿,之后舞龙队便一直‘偃旗息鼓’。”刘旦华说:“直到2008年,我得到平湖社区授权,正式组建舞龙队,并根据传统形式恢复舞龙表演。目前,舞龙队伍与乐队的人员配置已臻于完备,已组织起老、中、青及少年舞龙表演队伍,参加队员逾300人。”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