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四十年前的“年”
更新时间:

  腊月一到,“年”的气息就浓烈了,大街小巷到处洋溢着喜庆的气氛。牵着孩子,拖着行李箱,带着老公,一家三口喜气洋洋与父母辞旧迎新的时候,蓦然回首,我仿佛又看到了四十年前站在门槛边,掰着手指盼新年的小小的我。

  四十年前,粮食匮乏,大家的日子都过得清苦,虽然父亲是大队会计,可我们家照样缺衣少食,除了过年,很少见到肉。那时候,大家说得最多的笑话是某某拿着碗去借油,借了油却又不端走,将油倒掉,再端着沾了油的空碗回家,回家后,用这油碗里的油炒菜。

  那时候,我最深的感受是饥饿,最盼望的是过年。因为过年那天可以吃一顿不加杂粮的香喷喷的白米饭,桌上的鱼虽然不准动,但肉炖萝卜可以吃上几片。如果走亲戚,还有压岁钱,运气好的话还能抢到几根鞭炮玩。

  记得那年冬天,一个在省城工作的亲戚摔伤了腿,医院要求动手术,并说即使手术成功也会残疾。亲戚不同意动手术,知道我父亲“接骨术”技艺高超,千里迢迢将我父亲接过去用草药医治。大年二十九那天,我很早就起床,站在家门口翘首而望。远远地,于漫天飞雪中看到父亲挑着两个编织袋一闪一闪地向家中走来,我按捺不住欢喜,向父亲跑去。一下子扑倒在地,摔了个嘴啃雪。父亲放下担子,飞快地向我跑来,抱起我,拍拍打打,问我摔伤没有?我摇头,眼睛盯向编织袋,问父亲:“是吃的吗?”父亲笑了,说:“全是吃的,我们燕儿可吃个够。”

  编织袋里装着雪白的粉丝,白花花的米,一只鸡,一个猪头,一个猪脚,几条活鱼,甚至还有从来没有见过的零食,水果。父亲说亲戚的腿全好了,这是他们答谢的礼物,我欢喜得不得了,又蹦又跳,再一次摔倒。

  大年三十,我们家的年夜饭特别丰盛,甚至有些奢华。我第一次吃到大块猪头肉,第一次可以允许夹鱼吃,饭后还有零食和水果。唯一的遗憾是没有吃到鸡,鸡送给外婆了。猪脚也没吃到,送给奶奶了。尽管这样,还是非常丰盛,非常美味,成了我童年最美好最奢华的年的记忆……

  转眼,四十年过去了,祖国大地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室内空调、彩电、冰箱、洗衣机等现代化家用电器一应俱全。随着收入水平提高,丰衣足食后,出门旅游的人越来越多,汽车、火车、高铁、飞机、私家车等交通工具方便又快捷。随着物质水平的提高,精神文明也在突飞猛进。老年大学、少年宫、图书馆、影院、健身场所等早已进入寻常百姓的生活。而我们的“年”也更喜气洋洋!更丰富多彩!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